2021年3月31日 星期三

第二次冷戰

 

美國如何贏得與中國的冷戰?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者開始把現在的美中對壘稱作冷戰了。

這一次的冷戰或許代表的意義會大過前一次,第一次冷戰的雙方代表的是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第二次的雙方則是威權主義與自由主義。

威權與自由的差別何在? 威權主義者認為個人之上還有一個實際存在的大我,他們習慣把它套上[國家]的名義,假這個國家的大我可以名正言順的犧牲國民的小我。

自由主義則是認為每個個體的自由神聖不可侵犯,國家是眾多個人的集合,國家是為了服務眾多個人而存在。

相較於第一次冷戰,第二次的雙方則是在價值觀上有完全相反的衝突。

自從看過大歷史相關理論之後,我習慣從最宏觀的角度,物種存在的意義來反推這樣的議題。得到的結論很明確,只有在小我與大我的利益重合的情況下,才會是歷史的演進方向。若否,則有兩種情況,歷史趨勢的短期逆流或人類滅亡。有兩種結論代表的意思是這次的冷戰誰勝誰負還看不出來。

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 讀後感

這本書的原標題是 私たちは中国が世界で一番幸せな国だと思っていた,跟中文標題的不同是多了[我曾以為]。

兩個作者都是所謂的[在華遺孤],也就是日本敗戰後留在中國境內的日本人後代,在中國長大之後歸化日本。其中矢板明夫更是產經新聞長年派駐中國的記者,對中國相關議題長年關注跟蹤。因為兩人都幼時都成長於文革年代,所以才會有這書的標題[我曾以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解析它們小時如何被[洗腦]。

整本書其實是兩人對談的紀錄,所以體裁都是針對某個主題的對話,但由於兩人都是對中國現況很了解的人,分析起來就解釋了許多外人原本不理解的疑問。

像是書中第5與第6章,聊2018年中國共產黨修憲改成終身制的事情。提到那次修憲可以算做習近平派的[政變],因為在開會前先公開內容,然後各地部隊發表擁護文章。持反對意見者,則是被各種手段阻擋不讓參與會議。這細節跟後續的發展有合拍,美國政府幾乎同步跟隨改變認定中國是極權政府,可見美方的情報單位也得到同樣結論。

這本書最重要的是說明為什麼習近平會對外武嚇,以及發動戰爭的必然性。而且十之八九對象會選擇台灣。年輕一代(<35)的台灣人真應該全都看看這本書,理解一下對岸的想法。戰爭這種事情,不是單方面能避免的,必須平時就要多加準備。


2021年2月9日 星期二

科幻小說,星辰的繼承者 - 巨人系列前三部

星辰的繼承者

一開始其實沒有很高的預期,不過科幻小說其實很久才有一部翻譯成中文,所以抱著加減看的心態。第一部說著一個發現外星人的故事,如果是現實中的話這樣一個發現應該會是驚天動地,但是在科幻小說裡面,就好像是在解釋背景一樣。好在作者說故事的本領不錯,一幕幕過場扣得有條不紊,讓可讀性高了不少。

但第二部開始劇情又引入了新的元素,發現了第二種外星人,而且兩者之間又有許多關聯。以及被認為早就消失的巨人星居民竟然出現了倖存者。這構思就不得不讓人佩服,也讓兩部曲連續讀下來相當有趣。

而到第三部又整合了前面兩部曲的設定,而且成功地把所有疑問都解答。(也就是填坑填的漂亮)
讓三部曲成為一個完整而且頭尾有呼應的故事,就小說來說其實相當成功。而就科幻這角度來說,作者成書在1977-1981年,而其中所設想的許多場景在今天看來仍然相當科幻。比如說虛擬實境,黑洞傳輸,AI。

作者設想了一個族群利用迷信與反理性,來阻礙人類進步,這點我並不認同。迷信跟理性其實是一體兩面,面對過多未知的情況下,迷信是一個理性的選擇。對社會來說,困難的點在於放棄因為舊思想體系所造成的既得利益團體。自然界的做法就是靠著世代替換,舊的一代死去,新的一代接受新的想法與概念。所以書中第三部曾經提到巨人社會最後陷於停滯,因為他們先克服了死亡,結果雖然個體可以長久存在,社會卻因此無法再往前發展。

這系列其實總共有5部,但目前只有前三部翻譯成中文,也不知道後面兩部何時會出版。而故事到第三部結束其實很完整,有點擔心後面兩部會不會反而破壞掉,期待~

2021年1月31日 星期日

雙北的人口密度統計網頁

記得以前曾經在某個地方回覆過人口密度統計數字,當時用的是內政部網頁上的資料,但內政部的開放資料網頁上只有到2014年,之後不曉得是組織改組還是業務重劃就沒有更新了。

剛剛搜尋了之後發現要在台北市跟新北市的網頁上面才看得到新資料
台北市做了很漂亮的網頁(台北市土地人口資料)。新北市則是人口統計表,但並沒有人口密度,也沒有各行政區面積,得要自己算。

雖然內政部原本的開放資料網頁沒有更新了,但是內政部戶政司有一個人口資料庫統計地圖,裡面有人口密度的查詢。單選一個行政區的話可以看見裡面各子區的資料,這可能是新的統一資訊發布管道吧。


2020年11月13日 星期五

萬芳 守候的心



今天睡醒的時候腦海中迴盪著這首歌的副歌旋律,也不知道最後快睡醒時是做了什麼夢,竟然會冒出一首早就記憶模糊的歌曲。
記得當年剛大一,住在宿舍沒啥娛樂,這張專輯一遍一遍的放,每首歌都深深印入腦海。後來...就遺忘了,也幾乎不會再拿出來重播。今天重聽一次,覺得跟我半睡半醒間的記憶還差距蠻大的。

我記憶中的節奏相比之下慢了許多,伴奏更是完全沒有,除了副歌之外前面則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不過寫這一篇其實是因為鍵盤一直lag,想說試驗看看到底是怎麼了,所以打開blog介面寫些文字。寫了這些之後確定這鍵盤有點問題,並不是連線訊號的問題,真難搞阿~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搬家,有點淡有點濃的哀傷

 


老家要拆除了,所以得要搬家。陸續搬走了需要的物品,最後一天只留下中華電信的網路設備要歸還。在收拾的時候忽然感傷了起來,繞著舊家走了一圈,想要把最後的印象留在腦海中。

搬來這裡是1990吧,在我高一的時候,整整住了30年,到目前為止的2/3人生都在這裡度過。記得這房子跟我出生差不多時候建好,也經歷過許多歲月跟地震,加上旁邊大樓興建時受到損傷,也確實走到盡頭了。話雖如此,但情感本就不受理智掌控,忽然之間想到[這可以算做死別了吧],頓時若有所失起來。

這30年來附近環境已經產生許多變化,當年剛搬來時,周遭沒多少人,晚上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聽得見。後來經歷容積率實施,捷運通車,人口越來越多,麻煩也越來越多,門口被車擋住,盆栽會被偷挖,莫名許多垃圾亂飛。不要看門口馬路很寬,但這其實是公園預定地,只不過變身成公園的日子大概遙遙無期就是了。隨著歲月經過,房子本身的狀況也逐漸老化,所以陸陸續續地做了不少維修,很多部分是自己動手,可能就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更覺得哀傷吧。


題外話:有形的東西比較人引起人的感傷。退中華電信設備的時候想到,這個附掛門號是我搬過來的時候才申辦的,本來是我老爸辦的後來轉成我的名字。但是退租門號就不會有任何傷感...

2020年6月16日 星期二

台灣前10%有錢人門檻

看到FB上張金鶚教授轉了華視新聞雜誌的報導

裡面提到了前10%有錢人,去google一下發現天下雜誌這篇報導台灣第一份財富報告解密


這是第一次出現的台灣財富分配資料,從這裡可以知道前10%門檻是人均淨資產2319萬,前1%門檻是人均淨資產9865萬。比幾年前瑞銀的財富報告裡所推論的要高.....很多啊。

附帶說一下貧富不均問題。
華視新聞雜誌的影片有很重的社會福利主義氣息,但...在這個全球各央行拼命印鈔的年代這樣的論述會造成偏差。信用貨幣的必然發展就是肥尾,分配右邊會延伸很遠,但對社會來說,左側的10%界線在哪裡才是真正要關心的重點。(這次的資料沒有)
10%可能是社會穩定的邊界,讓最左邊的10%能夠安心的生活,是社會穩定的第一個要素。
第二個要素是左邊往右邊流動的可能性。在資本主義模式下,右側是存在崩塌的可能性的,一次投資失誤就會往左流動,而只要右側會往左流動,左側相對的就會往右流動。真正的問題在於流動速度,過快的速度跟不動的速度,都會導致社會崩塌。

###### 6/20 更新 ######

找到原始報告網址,但奇怪的是,數字跟天下的報導不同。

這份報告花了很大篇幅解釋數字意義,跟國富報告以及瑞士信貸報告的差異。最主要分別在於兩個地方:1. 用實價登錄資料調整房地產的數據。 2. 計入了用投資公司持有的股票價值。

雖然這是目前最接近的報告,但還是欠缺了海外資產,所以頂級富豪的財富還是有低估。(意思是前面0.1%以及0.01%的資產數字相當可能還會更高)
但人均2000萬淨資產(扣除房貸,信貸、車貸等銀行借款後的資產數字)就可以擠進前10%富人應該是沒疑問。

而人均淨資產200萬(也就是小家庭有400萬淨資產),就是前50%,可以算富人了。

2020年3月26日 星期四

血淋淋例子之債券型基金不是好投資


這是一各由鮮血(血汗錢)寫下的慘痛教訓。

話說從頭,在2014年那個錢正好賺的年頭,我從PTT上加入了一個LINE群組聽到了有人說到存月配息基金取代定存的概念。當然像我這種天天在市場裡舐血廝殺的人,一開始都是很小心的。小筆投入之後發現收益率確實不錯,所以就很開心的佈署了不小的金額,現在回想起來...就像是傑西李佛摩把股票上賺到的錢拿去佛羅里達買土地一樣。

下面這圖是橘色這條線的基金淨值走勢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就是個長空走勢。

第一張圖則是我自己統計的,累計配息+每月底淨值。資料來源當然就是我實際上戶頭淨值跟收到的配息。也就是說這張圖花了我250萬的初期成本,而最後收回多少呢?....要先點首張國榮的歌,當愛已成往事。我根本不願細算,但換台國產車一定是沒問題。

這是一種溫水煮青蛙的自殺法,因為每個月有領到配息,所以你會有一種雖然賠錢但大概還好的錯覺。但是淨值其實是大跌小漲,2015年以前會有同時賺錢的原因很單純是因為熱錢在不斷的流入高收債,而且流入的速度大於基金配息的速度。這本質上就是一個拿自己錢來分期配給自己的追尾巴遊戲。

而2017下半年以後的致命打擊是台幣開始走升。簡單說外幣計價的月配息基金之所以在2015年以前很甜,有一個很大原因是台幣長年被壓抑在過低價位,而老彭的去職代表這個時代的終結。可惜我等到19年底才真的意識到這點,已經賠到不敢算。

另外一個問題是所謂雜幣的匯率崩跌(包括澳幣跟南非幣),這些被銀行稱為雜幣的貨幣都有一個共通性,跟原物料價格連動。而原物料價格是一個很長的循環週期,也就是漲的時候可以漲到使用原物料的加工業者懷疑人生,跌的時候也會跌到持有的投資人懷疑人生。

簡單說結論就是在下跌段是要躲越遠越好,跌的時間會長到可以留給小孩子當遺產。(只不過可能會只剩下零頭) 我最近才換回的澳幣計價環高收基金只有不到30萬,因為這波肺炎疫情讓高收債跟澳幣同時崩跌。我自己算如果3月初就贖回的話,可以多12萬,才隔2個星期,這教訓超級痛。(但我贖回之後它的淨值仍然繼續下跌)

2020年1月9日 星期四

從平行世界、包默爾效應,到房地產泡沫的一連串跳躍思考

台灣的兩個平行世界:富裕與付不起

在FB上看到有人轉這篇,開頭就寫了

每逢大選,台灣就瞬間成為兩個世界。執政黨說一切美好,在野黨說一切糟糕。這一次也不例外。執政黨描述的是富裕世界:經濟成長率居亞洲四小龍之首、股市創新高、基本薪資多次調漲、失業率低,以及外資回流台灣。在野黨描述的是另一個世界:薪資停滯、物價成長、百業蕭條、觀光區冷清,一般人越來越無法負擔長照、居住、醫療、教育等。


這篇提到的鮑莫爾效應很有趣,所以人工變貴是社會進步的必然,反推回來刻意壓抑工資就很可能造成社會的痛苦,雖然通膨指標沒有上漲。(我說的就是過往20年的台灣)
有很多事情在深思之後都會得到相反的答案,這幾天再思考為什麼房價那麼貴,結果得出了一個我自己都很訝異的結論:

因為交易成本太高。

房地產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擺脫價值儲存的功能,所以提高交易成本只會降低周轉率。趕走投資客,只會讓價格因為成交量稀少而失靈。(這就是目前的房地產市場現況,價格失靈)

投資客就像是股票市場中的當沖客,他們的存在是市場的自然現象。對一個市場來說,[造市者]是必要的,這些人追逐買賣價差的同時也承擔了價格波動的損失。當然房地產交易不可能不抽稅,可是讓稅率在內的交易成本變成類似股票交易稅一樣的簡單易算是可以改的(能合併成單一稅種更好)。

而市場的公平性則是該體現在[資訊揭露的公平性]以及[資金授信的公平性]兩個方面。其實過往台灣房地產市場的畸形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銀行系統對授信的過濾。小買家能拿到的貸款條件遠惡劣於大型建商甚至大投資客。房地產市場價格的過度膨脹不過是台灣金融業被過度管制下的周邊效應。謹慎的鬆綁金融業務,就可以緩解推升市場價格的壓力。放開投資客進場,則能加速市場價格浮現。(多頭時漲的兇,空頭時跌的兇)

當然任何改變都會是雙面刃,造成某些族群得利,某些族群易受傷害。但大概念就是讓投資客(短期持有者)優先承擔價格波動風險。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2019年10月到12月初在嘉晶這檔操作上的紀錄

黑點是買進,黃點是賣出
在這檔上面是抱上又抱下,最後認賠殺出之後看他反彈三天
完全就可以說是大失敗,10月底的進場是猜3Q業績會有驚喜。畢竟他漲這麼兇,很可能是有人先知道小道消息。
結果11/8開獎結果是驚嚇,3Q EPS是0,勉強沒賠錢而已。

最大錯誤在於賣太慢,賣在整個下跌波段最低點。11/28那天跌破上升趨勢線的時候就該整個停損,不該因為剩下部位小而算了。因為業績不如預期常常是大波段的變動。

若抱著晚3個交易日今天再賣,那也是錯誤。反彈與否不可預知,跌破頸線就該停損是紀律。
如果是很積極交易,應該是停損隔天後看到翻紅再追高買進,續漲就抱,跌破就再停損。

12/11補記
我發現我犯傻了,嘉晶在10/31日有可轉債嘉晶三開始交易,轉換價是56。所以在10/30當天收盤前就該全數賣出,因為超過轉換價必然有大量的轉換賣壓或是融券賣壓。明明有看到可轉債的消息卻陷入發呆模式,這是因為不熟悉而下意識忽略的反應。這趟賠得一點都不冤枉啊~ Orz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關於漢翔(2634)的一些看法

其實研究漢翔已經有幾年了,最早是從在上市抽籤中籤後閱讀公開說明書。後續到2016後蔡政府大力宣告國機國造後開始在市場上買進,為了投資這家我延伸閱讀的範圍包括了兩岸軍事策略、飛行器原理、內燃機原理、工業4.0。航太產業其實是很多產業的後續延伸,越研究就越覺得,台灣過去在航太與軍事的投資太少才會造成產業升級的困境,因為欠缺應用的需求。

當然這幾年的研究其實已經超越了漢翔一家公司的業務範圍,甚至反過來讓我對漢翔的發展步伐有點失望。明明是那麼大的市場,卻是沒辦法吃到餅,也沒辦法投資長遠的遠景。(因為得要滿足股東的配息渴望) 相關的心態轉換在M01上關於漢翔討論可以看的出來。

在M01這棟樓裡我的最後一篇PO文是120樓在董總雙換之後把38張持股都賣光光,賣光之後就不太想繼續寫相關看法,畢竟潑人冷水是不受歡迎的事情,所以只能在自家部落格上寫一寫。

到現在可以確定4月份董總一起被換掉的最主要因素是F-16V升級案的延誤。畢竟空軍急著等F-16V回到服役隊列,在台海火藥味一天濃過一天的情況下,大批F-16戰機在廠維修改裝是很嚴重的事情。但是對於股東來說,趕工升級案公司勢必要吞下增加的成本,而這會造成多少成本,外部股東根本沒有個底。這種情況下最好是先退出觀望,等塵埃落定再考慮是否進場,所以我決定先賣。事實也是如此,漢翔股價在除息前有爬升到34.85的最高點,除息後就一路緩跌到目前31.5。

就算9/24高教機出廠的時候也不過就是碰觸33就反轉,無法扭轉趨勢。而新出廠的高教機其實我是覺得有點失望,可能受限於原本IDF的外型就偏袖珍,改成高教機之後無法讓後座高於前座30cm,結果這台高教機偏離了目前主流教練機的構型。


雖然可能可以透過攝影機來改善後座高度偏低的問題,但是這種改善必然會是比較高成本。(不然為什麼每一家的教練機都要讓後座高過前座) 更糟糕的是,這樣的構型落實了原本批評者所提到的由IDF改會碰到的兩個問題:後座無法抬高以及降落攻角不足導致速度過快。第一個發生了,第二個會不會也改進有限呢? 這台教練機能否達到空軍的要求,要等到明年6月試飛後才能清楚了。

F-16升級跟AJT是漢翔到2024前的兩大案,而這兩大案目前看來都有可能會賠錢的疑慮,所以我想我會繼續觀望到明年下半年再來考慮了。

最常被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