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讀歐威爾的1984


老大哥在看著你.....

不知道在1949的歐威爾如何能想出這種情節,無所不在的監控。故事本身只是為了展現給讀者看看這個極權的社會是什麼,雖然很有寓言性,但卻不會成為現實。
2%的統治者也是由人所組成,並不會長時間犧牲自我,又或是把自己搞成精神分裂....
如果統治別人只是為了把自己搞成神經分裂,那統治他人又有什麼意義。所以極權統治都是一時而已,通常就是在神主牌死了之後就煙消雲散,除非有外部因素支撐它。

這種階級命題其實是個偽證,因為人類社會的階級是個渾沌模糊的分界,並沒有明確的分野。權力的展現是在取得經濟利益,而不是使他人受苦。使他人受苦只是過程與手段,並不是目的。

有哪個極權統治者會讓自己餓肚子?或是讓自己處在物資缺乏狀態?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