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3日 星期五

2011聖誕前夕

熬了許多日子,終於等到歐洲央行向金融體戲注資4700億。同時期,國安基金發動的消息更是替台股打了一劑強心針。本週指數從最低的6609到最高的7122上下震盪500點,終於讓我逮到機會擺脫所有資金套牢,每天苦思要認賠殺出那一檔的窘境。
從八月份開始的這波空頭,因為種種原因讓我從頭到尾都是全額持股的狀態。雖然已比率來看最高虧損並沒有超過15%,可是在眼看行情不斷下跌,以及低檔反彈訊號出現時無資金可進場的無奈,實在是對心裡上的一大折磨。自我懷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雖然在投資過程中會不斷出現,但是5個月的自我辯證過程真的是很勞心勞力。在這段期間,基本分析與技術分析都沒有用,因為市場陷入恐慌。雖然我怎麼看也不知道為什麼標普一番言論就可以叫全球股市跌一圈,還只是考慮評估這種用字。不過這就是空頭市場,市場永遠是對的,不能跟他爭執。 這段時間讓我不斷的思考,what else I can do? 我原本的優勢是什麼? 我現在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 虧損的壓力才是促進成長的動力,就算是投資股票買與賣兩個動作之間也還是有許許多多需要注意與每天執行的動作。如果不是這波空頭,我也不會注意到。或者雖然知道卻不願意去做,畢竟有幾個人會肯每天去記憶你手上股票本日價格區間,會去盤點你戶頭餘額。 總結來說,我在資本市場的優勢在於我多年來不斷累積對產業與經濟的背景理解,所以能看出中長期趨勢。體現在操作方式就是會買進冷門個股。需要的能力就是忍耐與等待。所以我需要加強的是如何從看對得交易中盡量多取得戰果。但是怎麼做還不知道 =.=

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2011下半年歐債影響下的日子

雖然希臘債信問題從2010就開始陸續發酵,但是直到2011年8月份開始才真正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恐慌。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台灣股市更是從8月下旬開始進入跌跌不休的空頭循環。很不幸的,這一次我的反應太過緩慢,即使到了12月中,我的股票部位與歐元部位都處在高水位。換句話說,這四個半月來受傷慘重 =.=
 反省原因,一方面8月份是台股除權息旺季。為了參與除權息而提高股票部位,以及因為離職後把閒置資金重新配置到股票與債券基金上,因而出現絕對數字大的虧損。另外則是股票操作上太晚認清空頭市場的到來。反彈雖然有賣出,但是賣出的部位太少,回補的又太早也太多。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則是,沒有認清業餘與職業投資者的關鍵性不同:靈活度的要求不一樣。
職業炒手的性命在於能否嚴格管控現金部位,最大的悲哀在於「高點無股可賣,低點無錢可買」。這幾個月充分體悟到後者的悲哀 =.= 這幾周讀了張允松的「從20萬到10億」與蘇松平的「不蝕本投資術」。兩個作者都很強調手握現金的重要性,張允松的書裡不斷反覆出現:你買股票是為了賺錢,不是要和股票戀愛。在手上資金全數被套牢的狀況下看得真是欲哭無淚 Orz 
原本我以為我的心理狀態已經很強韌,現在才發現那是因為之前一邊上班的關係資金調度沒那麼靈活,使得許多現金idle在戶頭中,附加作用使得我沒有加碼到滿過。
而這次空頭中滿水位持股,每天看著數字盤算著要認賠那一檔,壓力之大實已接近我自己能忍受的上限。更可怕的是盤整之後的猛殺,會在瞬間把信心殺光。我自己的判斷是:歐元不至於崩潰。因為它根本沒辦法崩潰...。但是市場的恐慌已經到了高點,隨便一個消息就會忽然崩跌,而台股還比別人多了明年初會再次政權替換的風險。於是跟著跌卻不會跟著漲。雖然判斷能下修的程度不多,但是窒息交易量根本無法營造出反彈行情。一點一滴的消耗,感覺真像是被凌遲。難怪高手寧可休息不做。 可嘆的是,我這次頭洗了一半,認賠逃走一向不是我的風格,只好用自我磨練來解嘲。

復興航空解散,第三次臨時股東會

今天一早就跑去參加復興航空的臨時股東會,主要是為了想看看財報。但是位置選得不好,坐在吵鬧的大叔大嬸後面,記者的前面,結果回來在報紙照片上看到自己的後腦勺.... = =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0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