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台灣的房地產有沒有泡沫化

網路上各討論區也好,各種媒體版面也好,關於房價高低總是不斷地許多人吵鬧。在這個講求數字的時代,總是該要尋找個客觀的指標才是,想了許久覺得從資金面的角度來看會是比較準確的。

比較兩個數字1.房貸餘額 2.年所得
房貸餘額常有新聞,不難找。年所得比較麻煩點,從這網站所引的資料可以算出來,約是0.313兆(樣本數870.8萬人*平均所得35986)

還有一個數字新聞沒有是房屋修繕貸款餘額0.135兆,也算進去這樣有6.4兆。

平常總是聽到所得的1/3繳貸款,算寬鬆點0.11兆,這是每年能繳清的貸款餘額。也就是說目前的貸款餘額不算利息的情況下要58.2年才能繳完。

央行的房貸餘額統計數字顯示2012年房貸餘額是5.2兆,攤還年數是47.3年。這個數字能不能再高上去.....我沒頭緒。但是房貸要兩輩子的工作年數才能繳清是目前的現實,說它是有泡沫現象,應該是不為過。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讀後感:匱乏經濟學


最近看了一連串貧窮相關主題,匱乏經濟學這本書提供了最後一片拼圖,讓整個圖像完整。與其叫匱乏經濟學,不如翻譯成匱乏心理學更貼切,這裡面討論的也並不僅止於金錢範籌,但是我這裡只想討論貧窮這個主題。
書裡面花了很多的篇幅說明實驗的目的、假設與過程,為了證明結論沒有錯誤。扣除這部分,列出來的結論是:

1. 限制會帶來壓力,讓人進入專注狀態(隧道視野)。但這種隧道視野常常反而讓人因小失大(欠缺遠見)。
2. 壓力與焦慮會課徵知覺稅,人腦的運算能力與自制力會受到(暫時)懲罰性的降低。
3. 導致匱乏的根本原因在於人如何處理寬鬆餘裕。一旦陷入匱乏增加循環(入不敷出),就很難憑藉自身作為逃脫。(外力介入會有機會但只要mindset一致,最終仍然會落回同樣循環)
4. 同樣現象不但會發生在個人身上,企業甚至國家也有同樣現象。
5. 制度設計需要考量提醒(打破隧道視野),維持一定程度寬鬆狀態,來避免失敗。


貧窮有兩種定義,一是絕對生活水準,每天2美元。(世界銀行在2015年的標準是1.9美元);二是所需要的小於所擁有的心理狀態。一的狀況很明確,解決之道也很明確(只是難做到),增加收入。二的狀況就很複雜。在於富裕社會,就算是底層群體也大多能取得足夠食物維持生存,但在富裕社會要求的標準會高很多很多。以第二種標準來看,現代社會裡面的一半人會處在貧窮狀態,因為需要的東西太多。我隱隱覺得這種狀態是某種動態平衡,大多數的人需要一個可見的生活目的,[我需要錢,所以我要做某些事]。需要跟想要中間的界線並不是那麼明確,所以需要其實是會上下浮動的,最終停留的位置其實跟人們的想法有關。也就是說,人們會處在輕度飢渴狀態是人類DNA訊息造成的,因為這樣的狀態才會讓我們覺得活著有目標。

真正的問題在於,需要的迫切程度會對我們的心智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當你每天都需要為了帳單而奔波,再高的智力也會被知覺稅的defuff扣光光。然後讓你的人生像是滾落山下的石頭一樣,把你自己砸成碎片。

最原始的問題在於,一個人如何處理餘裕,財務上也就是如何每年有結餘。就好像投資客用價格上漲與否來判斷股票好壞,最簡單的判斷指標其實是一個人銀行戶頭裡的數字。一個每個月戶頭中數字會增加的人,不管再怎麼緩慢,他總是在一個遠離貧窮深淵的軌道上。而當他累積的餘裕金錢越多,就越能夠抵擋突發事故的衝擊。

雖說指標很容易選擇,但如何做到卻是天大問題。每個月總是有很多的[必要]花費無法刪減、突如其來的問題、投資上的虧損。因為未來無法預知,所以我們都把現況無限放大,唯有多思考才能看得遠。而思考的養成並非朝夕之功,得要數十年的積累。換句話說,不管你是什麼年紀,隨時思考都是智人的最重要任務。(思考最簡單的就是問為什麼)

要知道落入貧窮其實是人類基因所帶的訊息造成的(天性),需要靠後天的理智與自制力來抗衡。所以替自己建立一系列機制來制衡天性是很重要的。比如說:自動轉帳。看到書裡提到這點,其實我有先笑了一下,不過仔細想想,確實是如此。忘記繳帳單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可是對財務傷害卻是很巨大,信用卡帳單要收滯納金、電話復話要收高額手續費。設定自動轉帳,至少在你戶頭裡還有錢的時候可以避免傷害發生。

另外還有一個重點是,保留心智的餘裕。人腦的運算能力非常有限,而且常常會受到外界因素影響而下降到當機地步,所以我們應該要盡力避免腦力進入高負載狀態。能夠讓機器取代或提醒的事情,要盡量仰賴機器。

書中提到關於餘裕的概念確實是一個新的角度,不論是在金錢上或是時間上。總結起來對個人來說就是做到兩件事:
每個月有儲蓄,每周保留一段空白時間

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看完了東京女子圖鑑...這應該是這幾年看過最深奧的戲劇了

本來沒有抱太大期望,但是看了第一集後就google完繼續看下去。
嗯!?為什麼要google?
因為看了一堆疑問啊~

剛到東京選三軒茶屋落腳!? 新男友老家在目黑區!?
Google完才知道目黑是房價排名第五的區域,傳統的住宅區,也就是老東京人住的地方。而惠比壽算是澀谷,被評為最佳居住區。

綾的薪水成長幅度更是驚人。在第1集提到23萬,搬到惠比壽時在第4集提到是400萬,在第5集搬到銀座則是700萬,第7集結婚時是800萬。後面雖然沒再提到,但是看來還是有增加,只是數字她不在乎了。

在三茶時的那段最被觀眾惋惜,我也是。感覺這地區挺好的啊,第3集時被甩的前男友自己走到她原本公寓時抬頭望向漆黑公寓的一幕真是揪心啊。本來以為這是給女性看的戲劇,沒想到其實男性的我也是看得頗多感觸。

這世界變化的太快,紙醉金迷的大城市像是有無窮魔力的漩渦吸引無數男男女女不斷投入。吃飽穿暖小確幸只是起點,往上奢華享樂沒有終點,物質之外還有成就感待達成,職場成就之外還有愛情成就,親情成就,人生就是一條無窮盡的待辦清單.......

或許真是如此,最近在看人類大命運作者的觀點也有幾分類似。只是日本戲劇從來不是看宏觀而是注重個人感受,這也是為啥戲劇能得到觀眾共鳴的原因。對個人來說,這樣就能導致快樂的結果嗎? 這問題,戲中沒有答案,或許該說這個答案在每個人的心中都不一樣。

在第4集有一個買洋裝的場景,裡面提到分期付款。這裡 [リボ払い]這詞彙的意思,其實類似台灣[只繳最低應繳],也就是起用循環利息。簡單說,這種做法會導致永遠還不完。所以買這件洋裝才會造成她的經濟壓力,最後引出她去找700萬的工作的劇情。

戲裡所說的收入都是稅前,日本人的薪水要先被扣兩稅(所得稅、住民稅)一金(保險金)。以綾在當企劃經理的時候來說,400萬年薪每個月實際拿到手的大約只有26萬(另有兩個月獎金)。所以花30萬(含消費稅)買一件洋裝要去吃侯布雄,可以凸顯她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是說這樣侯布雄反而比較便宜....

另外,根據資料日本1000萬年收是前6.7%,台灣前6.7%大約是月入6萬8....
可是月入6萬8,其實過不上奢華日子,這莫非是表示台灣的貧富差距更大,真是[驚]。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股票作手回憶錄,四讀之二

這篇只講第五章,這章很短只有12頁,但是整章都在講他對市場的看法。因為說的都是些瑣碎的細節,其實很難有全面的了解。

照段落來說,這章一開始提到對線圖的看法。要知道當時是1910年代,當時還用人工抄行情,所謂線圖根我們現在看到電腦K線差得遠了。光要把每日行情畫成線圖更新就要到傍晚了。所以李佛摩對線圖的看法其實是落伍的,今日的股價資訊最主要都是透過線圖表達。不會看或看不懂就很難踏入投機世界。但是李佛摩的洞見到現在還是有用的,就是他最後的結論,出現在68頁:一個人想要賺錢,所需要知道的一切,只是評估大勢。

接下來的段落他嘮叨他自己的問題,為什麼看對了卻賺不多。這一段如果看過炒股的智慧,應該就會想到那句名言[cut the losses, let the profit run],這也是從被市場玩進階的第一坎,用李佛摩的話說叫做變成二級傻瓜。

這一章剩下的篇幅都在解釋這個概念,甚至還舉了一個長長的例子,也就是白粹奇跟哈伍德的故事來說明。用比較現在的方式解釋就是:你要做多長的波段? 有句話叫[價格像海浪,趨勢像潮汐],不管漲潮或退潮,海浪都是一樣來來去去。你玩的遊戲是追逐海浪,還是等待潮汐,這是要先搞清楚的問題。

其實體悟到這一章就能夠成為:在多頭熱潮中贏錢的那一半。
(這個分法是從精準預測這本書中來的,裡面有一章提到德州樸克,當熱潮來的時候有一半人是賺錢的)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股票作手回憶錄,四讀之一

這本書是所有人一致公認的經典,只是為什麼經典? 以下是我的假說。
股票作手回憶錄的中譯本寰宇有兩個版本,翻譯者不同
我手上這本是早期的譯者是真如,現在已經絕版(封面是淺綠色)
目前可以買到的是標榜完整版的版本,翻譯者是魯樂中。
另外還有一個版本是另一家 大牌出版社的,譯者是李奧森。

網路上有說魯樂中翻譯的這本有點卡卡的,前兩天經過敦南誠品的時候翻了一下,確實有這種感覺。真如的譯本看起來通順多了,不過有些地方有點拗口。

這本書我看過三次,第一次是1996,還在唸書的時候,那時剛開始涉足股市,聽說這本是經典就去圖書館找來看。
第二次大約是2007,那時原物料正狂飆,全球市場都一片欣欣向榮的崩盤前夕。
第三次是2011,歐債風暴正延燒的時候。
第四次是前些天在M01上面看到有人寫心得而引起。

每一次看所注意到的重點都不同。看了三次之後才知道為什麼這本書是眾人推崇的經典:
當你在不同的階段,你從裡面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在你覺得自己無往不利,離股神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跟你在市場和你預期相反苦苦掙扎的時候,所看到的內容是不同的。當然書是不會變的,但是你看進去的地方不同了。

另外有一本 傑西李佛摩股市操盤術 ,譯名很奇怪,但英文書名更奇怪...
裡面寫的是比較接近實例的故事,其中有提到李佛摩在股市中賺的錢拿出來之後是去買了佛羅里達的土地。而當年的佛羅里達土地正是大泡沫,直到1980年代都沒有漲回去。所以他1940年在股市失利的時候,原本想留下來當救命索的資產並沒有如預期地發生效果。

這是我第三次看的時候最注意的重點。
當危機來襲,其實所有市場都會崩跌。你以為可以救你的投資,說不定反而會是壓垮你的稻草。

第三次的心得直接影響到我後來在14年做的選擇:我把股市戶頭中的錢轉移一部分去買了高收債基金、一部分去買港股(因為我覺得台股已經高了)。結果後來高收債跟港股都大跌.....正符合前面的心得 = = (反而台股比較後面到15年才開始跌)
=> 結果自己多了條心得[沒有什麼資產是絕對安全的,當大浪來時,所有東西都會被沖走]

第四次讀果然看到的重點又跟前三次不同,這次是剛經歷了低谷,市場剛反彈的時候。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2016...以融斷始,以蘿蔔章終

今天看了金融時報一篇苟且與夢想的遠方的年度投資總結,赫然發現2016已經過完。

2016可說是市場一驚一吒的年份,一月份就出現陸股融斷的信心危機,全球暴跌。中間又有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的黑天鵝事件。最後12月再來的國海證券蘿蔔章,真是有始有終,阿六國頭尾都有。

雖說如此,台股2015收在8338,現在雖然下跌中卻也還有9154。只是漲了指數瘦了荷包,今年能有賺的投資人怕是不多。好吧,其實每年有賺的投資人都不多,只是今年沒賺的投資人可能要算上我一個,所以更是覺得淒冷阿。(謎之音:明明今年就暖冬,FB上還有人特地打卡冬至晚上開冷氣)

今年扣掉配息,一直在損益平衡附近打轉,若不是因為華亞科收購撈了點回來。只怕就是賠錢的一年了。以前看金融怪傑系列,裡面有某位受訪談者提到目標是:每年都賺錢。雖然看來簡單,其實真的很難。

過幾年回過頭來看,該會發現今年是個轉折年,但是在年尾的現在,只有一些迷迷糊糊的想法。
首先,中國的經濟快速成長期可能在16-17已經到了盡頭,這會牽動到所有在中國設廠的公司,但是怎麼牽動?卻完全沒頭緒。還會牽動人民幣匯率,好險只有2萬,部位不大。

原物料價格可能會再次走入上漲期。這要看美國能不能擴大公共建設支出。

利率上漲速度。對於升息會造成的市場崩盤幅度,我是覺得目前媒體上的論調太過悲觀,所以高收債可能會有小小收益。

亞洲的人口增長到了頂點,雖說預測是2020到頂,但台灣的頂點是2016,人口開始負成長會發生什麼,完全不知。

展望2017,目前預測是小小回溫,些微上漲。



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鋰電池正極材料產業



鋰離子電池可以分為幾個子產業,正極材料、負極材料、隔離膜、電解液、組裝。這裡面技術難度最高的是隔離膜,成本佔比最高的是正極材料。這篇聚焦在正極材料上面。

正極材料的價值高低取決於,能量密度/重量比。前幾年大陸廠商一窩蜂的投入LFP,並且在資本市場上造成一股旋風,但其實從技術面來看,LFP並不是個好選擇。果然自2015以後,大陸廠商也轉向投入三元材料NCM與NCA。

正極材料的主要廠商以日本、韓國為主,中國廠商正在努力追趕。但各家電池的材料配方略有不同(配方是各家機密),材料廠很難單打獨鬥。(韓國,三星、LG;日本,Panasonic、Sony)

中國廠商目前是ATL與比亞迪較大,ATL是TDK的子公司,但TDK並不插手經營只是單純投資方。

在特斯拉開啟電動車新章之後,也替鋰電池產業開了新局,畢竟一台車需要用的電池數量遠遠超過手機或筆電,這也吸引更多新廠商在各環節的投入。正極材料方面,除了原本日商與韓商供應體系大量擴產外,中國廠商更是可用瘋狂投入來形容。但是產能開出需要時間,目前看來2018年才能開出大規模產能,而需求量則是目前(2016)就開始迅速攀升。

預計17年底可以超過10000噸月產能的有:格林美、當升、國軒高科。
台灣廠商的美琪瑪(LG與Panasonic供應鏈)子公司美戶,在2016年底就可以達到月產能10000噸。另一家康普(Panasonic供應鏈)則預計17年6月擴產到2700噸/月(目前1200噸/月)。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晶圓代工產業分析 Pure-Play Foundry

1. 定義
根據wiki:半導體產業的一種營運模式,專門從事半導體晶圓製造生產,接受其他無廠半導體公司委託製造,而不自己從事設計的公司。
不過這定義對投資上比較沒作用,可以改成【把專業能力集中在晶圓製造上的公司】。

2. IC分類
製造晶圓的目的就是為了封裝IC,是以IC的用途分類也會影響晶圓製造,需要釐清。

  • 記憶體:對晶圓廠來說這是一個工序相對簡單的產品,就是在晶圓上重複許多次一樣工序。所以常可以見到台積電或聯電提到先進製程進度時說道SRAM的良率,因為晶圓代工廠把SRAM製作當作先進製程練習。
  • 數位IC:接收數位訊號並傳出數位訊號的IC。以常見的ARM來說,分為Cortex A、M、R,分別對應開放系統、微控制器、嵌入式系統。A架構常見的是手機CPU,比如高通S810就是由Cortex A57修改而來。M架構主要用在像是滑鼠的控制晶片。R架構常見於硬碟控制IC,或是媒體播放設備的控制IC。當然市場上也不是只有ARM一家,Nvidia的圖形處理晶片,Intel的CPU也是數位IC。
  • 類比IC:接收類比訊號但傳出數位訊號的IC。所謂類比IC就是能處理類比訊號的IC,常見於電源管理IC、聲音處理、Sensor功能。


3. 製程
以製程來分類就是常常在新聞上看到的多少奈米。矽晶圓製造的物理極限在7奈米,不過廠商所宣稱的數字都比較小。像是28奈米,其實是30奈米技術;16奈米其實是20奈米技術。由於製程技術已經接近物理極限,要往前推進一點點都是千辛萬苦。所以擁有1x奈米量產能力的廠商其實有著寬闊的護城河,這也反映在廠商的毛利率上。
從需求面來看,其實只有兩種IC極端追求製程:CPU與GPU。不管是電腦、筆電、手機、平板、影像卡,都需要一顆快速、省電、少發熱的心臟。對照第二段的分類,這只是數位IC中的A架構而已。其他架構卻未必,甚或不樂於追趕先進製程技術,很多類比IC的製程仍是90奈米以上的工序。記憶體則在兩者之間,處在20-30奈米作為主流生產製程,這是因為先進的製程能夠降低單顆粒的平均成本。在價格變動激烈的市場上最終只剩下最領先的業者存活。

目前廠商製程示意


4. 新增產能
目前(Dec. 2016)主流晶圓廠是12吋廠,根據IC Insights的報告,16年底全球12吋廠有100座。08年的時候大家預測會有18吋廠,現在看來大概不會有。晶圓廠的投資大約是前一代的4倍,8吋廠要6-10億美元,12廠需要24-30億,18吋廠則需要100億左右。高額的投資使得目前宣布興建的晶圓廠最大也只是12吋廠,預計在明年底前動工的有19座,其中10座位於中國。這也意味著2018年以後的晶圓產業,包括DRAM製造與晶圓代工都會面臨強大的供給競爭。新聞連結在此。

5. 總結
由於中國今年開始積極輔導晶圓產業,使得整體產業的未來蒙上了供過於求的陰影。晶圓大小跟製程技術看來都接近極限,所以新的晶圓廠就是新產能的來源。但是因為需求的成長難以預測,所以也很難說2018以後的狀況,唯一可以預見的是高階10奈米的需求量是很高的,畢竟不管是手機、電腦還是繪圖卡都仍然一路追求速度。
另一個可能威脅是新材料的導入。矽晶圓作為商業主流已經20多個年頭,有新的材料能夠對產業起翻天覆地變化的可能性越來越高,比如石墨稀的應用。
雖然世界上需要使用IC的地方越來越多,但是整個晶圓產業不會是均質發展。記憶體產業的供需均衡,在2018年以後可能會被打破,晶圓代工可能是陷入紅海競爭。但看向2017,應該是個鴨子划水相對穩定的一年,一種風雨來前的寧靜。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2016瑞士信貸財富統計

看到新聞想到幾年前寫過2012的,4年大學都唸完了,所以補個進度也是應該。

原始檔案在此。先摘錄人口數字:1850.6萬 (成人人口,2012是1829萬)
總財富為3兆1990億美元,佔全球1.3%,只比瑞士少一點點,不過瑞士人口只有1/3......
平均每人金融財富(不包含正居住房地產)12萬8千526,非金融資產7萬960鎂,負債2萬6千629。

文件後面有統計,所以不用自己算
平均每人:172847鎂,以匯率32來計算,是台幣553萬。中位數在63134,換算台幣是202萬。只要連房子算進去資產超過202萬,就贏過一半人了。
(因為房屋價值得要平均到每個居住人身上,所以拉低平均數字)

100萬美元身家以上人口,占1.9%,約35萬人。
10-100萬美元的,占36%,約666萬人。
不到10萬美元的,占19.9%,約368萬人。

跟2012的數據相較,中位數從45451提高到63134,平均數從131124提高到172847,都成長3成多,而中位數成長的高一點。百萬富翁比例則從1.4%增加到1.9%,多了11萬人。

最後,百萬以上的數字...
1M - 5M 314,026人,5M-10M 25,130人,10M-50M 14,455人,50M-100M 1,153人,100M-500M 668人,500M-1B 53人,>1B 35人。

都成長好多啊,可是都沒有我,哭哭~



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讀歐威爾的1984


老大哥在看著你.....

不知道在1949的歐威爾如何能想出這種情節,無所不在的監控。故事本身只是為了展現給讀者看看這個極權的社會是什麼,雖然很有寓言性,但卻不會成為現實。
2%的統治者也是由人所組成,並不會長時間犧牲自我,又或是把自己搞成精神分裂....
如果統治別人只是為了把自己搞成神經分裂,那統治他人又有什麼意義。所以極權統治都是一時而已,通常就是在神主牌死了之後就煙消雲散,除非有外部因素支撐它。

這種階級命題其實是個偽證,因為人類社會的階級是個渾沌模糊的分界,並沒有明確的分野。權力的展現是在取得經濟利益,而不是使他人受苦。使他人受苦只是過程與手段,並不是目的。

有哪個極權統治者會讓自己餓肚子?或是讓自己處在物資缺乏狀態?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國民黨為何輸掉整個大陸?

從1945年9月9日,何應欽在南京與岡村寧次簽定日本投降書到1949年12月10日蔣介石從成都飛往台北,總共只經過4年又3月。何以國民黨政府輸的這麼快這麼慘,一直是個很多說法的歷史疑問。經過70年之後,隨著各方資料陸續掀開,才比較能看清全貌。

P.S.這篇是整理我這幾年看過的書籍以及網路上google資料的所得,只能算是我個人理解。而這問題實在太大,在寫的過程之中又不得不回頭反思原本以為的是否正確。


國民黨(KMT)與共產黨中國分部(CPC)的恩怨糾葛要從1919年五四運動開始,五四運動時期中國年輕一代開始認為需要改革腦袋中的想法,大量翻譯引進了各種政治學術理論。其中包括剛於俄國革命成功的共產國際相關理論。蘇聯在1919年3月剛剛成了第三國際,目標是推動全世界的共產革命,致力引進學術思想的中國自然成為第三國際的工作重點。於是1921年CPC成立,中文雖然是中國共產黨,但本質上是蘇聯共產黨中國分部,領第三國際的錢並接受指揮。

受到蘇聯共產黨思想吸引的還有孫文,孫認為列寧時期的蘇聯採行的新經濟政策跟他自己的主張是一致的。當時孫文與其支持者正受到陳炯明壓迫,第三國際建議的國共聯合(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幫助)很快得到孫文的同意。於是共產黨員紛紛加入國民黨,包括周恩來與毛澤東(此時的周排名遠在毛之前)。

第三國際給的支持並不光只是錢,還包括協助建立軍隊,也就是黃埔軍校。在1927寧漢分裂之前,KMT軍隊中都有許多蘇聯軍官隨軍作為軍事顧問。容共不久之後孫文就於1925年去世,並引發KMT內部的路線鬥爭。

本來第三國際支持KMT就只是階段性政策,所以才會堅持不解散CPC而讓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打的算盤是從內部取而代之,從一開始就訂下了吸收KMT內部左傾人物的目標。不過因為孫文的過早辭世,讓第三國際的計畫有了偏差。第三國際選擇了汪精衛,而KMT內部本土派則圍繞蔣介石,最終導致了1927年的寧漢分裂。

在CPC的紀錄上1927最重要的事情是「清黨」,KMT大規模殺害CPC以及左傾人士。而引發KMT清黨的原因:秋收暴動卻被刻意淡化。CPC在打敗吳佩孚佔領武漢三鎮之後就開始搞罷工與土改。土改直接衝擊中國傳統農村體系,KMT的清黨可以說是傳統派的第一次反撲,如此的衝擊與反撲,像鐘擺一樣一路擺盪至今。

P.S.中國近代史渾沌不明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人的社會裡所有的事務都只為統治服務,真相不重要,怎麼解釋才重要。歷史如此、技術亦如此。所以印刷術雖發明於中國卻無法引發現代化與工業化。

第三國際的策略從聯合到單幹的轉變,導因於列寧於1924年去世,蘇共本身陷入派系鬥爭,急於要求得可見的成果。結果在KMT內產生了蔣介石,CPC內產生了毛澤東;兩人分別經歷了多次鬥爭之後取得了黨內領導權。

蔣介石從一開始就認為CPC是不可與之妥協的,原因不明。即使他唯一的兒子在蘇聯人手上,他也堅決要儘速拔除CPC。但最後因為日本的進逼而導致西安事變,不得不與CPC妥協合作。當然毛蔣兩人都沒有要與對方和解之意,戰爭一結束,雙方馬上揮軍相對。

某種程度上來說,兩個政黨其實很有相似之處,不管在政治主張上或是統治手段上。這也使得當時的社會大眾以為他們只是在選擇不同統治群體,既然KMT腐敗,那就選擇比較不腐敗的CPC。再者因為雙方在發展歷史上的糾葛,也有不少人在兩者間游移或是在兩個陣營內都交遊廣闊。比如說周恩來,不論是在KMT或CPC中都是朋友眾多。加上CPC到了延安之後展現了良好的形象,於是一洗當年在湖南搞暴力運動與聽命於共產國際的陰影,被全世界視為是進步的民主政黨。

1937-1945,雖然兩者表面上組成聯合陣線,但其實雙方互不信任。一邊要對外表現的像是合作抗日,一邊又要極力為了戰後決戰卡位。但KMT畢竟是中央政府,要顧慮的軍事、內政、外交難題眾多。
軍事上,對日抗戰節節敗退,1939年武漢失守,大部分工業能力都落入日本人掌控,東南精華地帶的大城市全部失守。只是打下武漢之後日本的軍事能力也推展到極限無法繼續,於是陷入長期相持狀態。
內政上,為了拖延日軍行進速度,在花園口決堤黃河、1941年河南大飢荒、1941新四軍事件。都重創KMT領導的國民政府威信。
外交上,為了爭取同盟國盟友以及國際地位,不得不在緬甸戰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以及應付難纏的醋酸喬....
而1944年日軍的最後掙扎「一號作戰」的成功,讓美國人認真考慮要扶植CPC做為中國戰場的第二選項。因為當時各方面的情報讓美國人認為KMT崩潰在即。
然後比所有人預料的都早,日本投降了。
總之,KMT面對艱難的局勢,換來低施政滿意度,這種結果應該是很容易想像得到。最明顯的就是失控的通貨膨脹,而通膨最主要成因就是因為戰爭費用高漲以及戰事失利。

P.S. 對日抗戰(用抗戰是沒錯的,因為全部戰場都在中國境內)是很艱難的任務,兩國國力與軍力完全是在不同時代。加上戰場全在中國本土,生產力受到的打擊是致命的,這也造成了汪精衛決定與日本和談的動機。

直接來看1945年。二戰結束的時刻,中國境內有5個軍事勢力,KMT、CPC、汪精衛陣營(國共雙方叫做偽軍)、日本軍隊、蘇聯軍隊。KMT偏處西南,為了搶先CPC佔領,KMT大量下放接收佔領區的權利,中間就出現不少侵吞與強佔情事,嚴重降低了KMT的支持度。而KMT這時又犯了一個致命錯誤,那就是中儲券的處理問題。

中儲券是汪精衛政權發行的貨幣,KMT因為把汪定位為漢奸,因人廢事,不肯承認中儲券的貨幣地位,決定儘快廢止。但是訂出了1法幣兌200中儲券的掠奪匯率,因為後人根據相關資料推估兩者合理的匯率應該在1法幣兌30-50中儲券。更糟糕的是(對,還有更糟糕的),在重慶發行的法幣無法及時在宣佈的時間點兌換全部中儲券,於是人性中的貪婪被猛地引爆。比如接收大員,在四川等地大量收購法幣(因為物資欠缺與通貨膨脹,法幣購買力低落),而在佔領區的地方官員可以發行法幣兌換券大量收購中儲券。整各國家體系從此陷入失控狀態,眾人各憑本事圈錢圈資源,用兩個字概括就是「腐敗」。而官員腐敗從來都是單行道,一走上就不回頭。

1949年新疆發行的60億紙幣

對日戰爭一結束,CPC以受降名義大規模擴張佔領範圍,KMT也毫不猶豫的軍事圍剿。雖然中間有談判、停火,最終還是全面開戰。因為蔣與史達林達成協議可能是促使蔣擴大軍事行動範圍去搶奪東北的主因,而東北的大戰迅速消耗完KMT在戰爭時收到的美援物資,關鍵點在於美國人在1945以後並不認同KMT,這是蔣的最大誤算。沒有新的軍火支援,美式裝備師開一槍就少一顆子彈。加上惡性通貨膨脹對於軍隊也是有毀滅性打擊,畢竟所有軍人都是領不斷貶值的法幣(後來換成金圓券貶得更快)。

結果就是一開始看似順利的作戰局勢在1947忽然全線逆轉,到了1948更是兵敗如山倒,連守住長江以南都做不到,一路敗退到台灣。若非1950年6月韓戰爆發,美軍第七艦隊巡航台灣海峽,憑KMT的剩餘軍力與士氣能不能守得住台灣本島只怕還很有疑問。而為什麼當雙方勢力均勢稍往CPC方向傾斜就樹倒猢猻散?遠的來說,KMT與CPC本身的相似性以及歷史糾葛,讓人們認為雙方只是領導的人不同而已。近的來說,KMT確實犯了內政不修的錯誤(雖然這個內政問題換成CPC也是修不好)。而當時CPC高舉自由民主大旗,看起來是遠比腐敗無能的KMT要有前景的多,各地軍閥選邊站也只是做了看起來該做的選擇。

KMT的失敗有很多原因糾纏導致,中國的傳統史學喜歡以人物傳記的角度來看歷史事件,成功是因為某個英雄,失敗是因為某個狗熊。但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歷史侷限,這問題在中國近代史上最為凸顯。KMT與CPC的爭鬥,其實只是共產主義擴張過程中的一場戰役,美蘇之間的博奕才是最直接影響的原因。若美國不是在1943年以後對KMT的評價下降,CPC不會有機會可以在東北撐到局勢扭轉。若非蔣與史達林達成密約,KMT可能一開始就全力鞏固華北,不試圖出山海關。若非蘇聯成功誘使美國人相信中共不是蘇共的代理人,美國人也將大力金援KMT,而最後可能是兩者隔長江對峙。

扣除外交因素,KMT在戰時就已經拖垮財政,戰後又因中儲券的關係將通膨整個擴散到全境,就算沒有發動戰爭也未必能撐得過去,國共決戰只是讓房子倒得更快,軍事失利其實是政治失利的後果。

台灣的房地產有沒有泡沫化

網路上各討論區也好,各種媒體版面也好,關於房價高低總是不斷地許多人吵鬧。在這個講求數字的時代,總是該要尋找個客觀的指標才是,想了許久覺得從資金面的角度來看會是比較準確的。 比較兩個數字1.房貸餘額 2.年所得 房貸餘額常有新聞,不難找。年所得比較麻煩點,從 這網站 所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