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川普到底想做啥?

這問題是今天早上看到一對關於NATO會談新聞時,腦中所浮現的疑問。

要求北約需要提高軍費是美國多年來的立場,並不是現在才出現。如果用金流角度來看美元收入支出,可以說美國透過貿易舉債來支付全球各地的軍事活動。要求降低軍費是必然,美國人相信更希望把錢花在自己家而不是派兵四處跑。問題在於,盟國的軍費提高之後就能降低美國的軍費嗎? 這問題只怕現在是看不出答案的。

累積貿易戰與軍費問題的相關報導,隱約覺得...
美國目前的戰略似乎轉向為把[中俄朝]當作最主要假想敵。在亞洲有條防線,在歐洲也有條防線。俄羅斯跟朝鮮傳統上都是被當作敵人,沒啥新意。最大改變是中國現在似乎被視作這三者的軸心,而不再是70年代以來被定位的可拉攏對象。

可以確定的是,2018元月的會議之後,美國裡面對中國最抱希望的派系也不再奢望,中國會自己變成一個更開放更接近西方主流價值體系的國家。但是因此會造成什麼樣的改變卻看不明白,或許是因為這改變還是進行式。

只看到歷史潮流轉向,卻看不清楚轉往何方,真是叫人焦躁。


附帶一提,從[阿姨]劉仲敬那裏看來的概念
中國是一個雙層架構的國中國,在叫做中國的外殼之中有一個內層小國叫共產黨。外層的中國只是個魁儡,內層的共產黨才是操縱者。如果把兩者當成一體會覺得中國常常做些奇怪的事,但如果把共產黨這內層放進去一起看。就會發現外層的魁儡為了內層利益是可以隨時犧牲的。
從看過這個概念之後,我才開始讀得懂對岸的訊息。

美國目前的對中要求其實對內層有殺傷力(對外層應該是利大於弊),中國(其實是共產黨)必定會抗拒到底。(對國企是不可能不補貼的) 這讓未來會轉往哪個方向轉無法判斷,因為我不曉得共產黨的控制力道還有多少。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將Multichart 9 的MACD指標更改成正向紅色,負向綠色

本來以為可以調一下設定就有,結果卻是得要修改MACD指標的腳本
(不曉得為啥內建的參數不寫成不同顏色?)
網路上找到一些範例,但都是早期版本,語法有所不同
最後只好拿內建範例來改。說穿了很簡單加上一個if...else...而已。
貼在下面供參考,粗體字部分有變動


inputs: FastLength( 12 ), SlowLength( 26 ), MACDLength( 9 ) ;
variables: var0( 0 ), var1( 0 ), var2( 0 ) ;

var0 = MACD( Close, FastLength, SlowLength ) ;
var1 = XAverage( var0, MACDLength ) ;
var2 = var0 - var1 ;

Plot1( var0, "MACD" ) ;
Plot2( var1, "MACDAvg" ) ;
if var2 > 0 then
Plot3( var2, "MACDDiff" , red ) 
else
Plot3( var2, "MACDDiff" , green ) ;
Plot4( 0, "ZeroLine" ) ;

condition1 = var2 crosses over 0 ;   
if condition1 then
Alert( "Bullish alert" )
else
begin
condition1 = var2 crosses under 0 ;
if condition1 then
Alert( "Bearish alert" ) ;
end;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網文留存:中美貿易戰:懸崖邊的較量

虎嗅網:中美貿易戰:懸崖邊的較量

微信上的中國:懸崖邊上的較量,深度分析中美貿易戰的產業命門

兩個連結是同一篇文章,但虎嗅的那篇有延伸閱讀的連結比較好用。因為怕哪天就被刪文了,所以多找了個備份。

這篇要看上好幾個小時的長文,詳實地分析了中美之間的立場差異與衝突點。不過大概是陷於政治正確問題,沒有分析中國方面可能行動。

明年再來看就可以知道哪邊正確哪邊錯誤了。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中美關稅戰的思索

到底美國想要的是什麼? 最完整的在於Robert Lighthizer向美國國會提交的報告裡,雪球上有人翻譯對中國部分(這份報告還包括對歐部分)。
美国为什么“出尔反尔”?其要求是否仅止步于关税?(上)
美国为什么“出尔反尔”?其要求是否仅止步于关税?(下)

通篇報告都在指責中國政府沒有做到答應的承諾,並透過行政手段干預經濟事務。

但要知道所謂的計畫經濟本就是行政干預,政府扶持。言而無信的指責就比較嚴重,特別是對政府單位。以這份報告的要求來說,除非中共放棄國營事業補貼與扶持,不然根本連邊都擦不到。這也就意味著這波的爭執不會有結束的時候。

比較大的改變是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定位,已經從夥伴偏移到假想敵。這不光是在貿易一個領域,而會展現在所有面向。而阿六國的內部口徑則是一直把美國當假想敵,所以這也只是長年來中共宣傳與教育所導致的必然而已(一堆紅二代跑去別人地盤留學還把這種態度大喇喇的帶過去)。差別在於,阿六國的敵人是口頭上喊爽的,美國人當假想敵是所有面向都會有動作。

那未來的最小阻力路線是什麼?
我想中國共產黨不會放棄任何特權,所以不會有任何主動改變。這份報告有一個讓我很訝異的地方,裡面細數了美國政府向中國政府施壓的歷史,都可以對應到中國政策上的透明度提升。也就是說過往中國政府的政策改變跟美國的施壓有很大程度關聯。如果沒有這個因素,改革開放可能10年前就停了。

另一方面也顯示,共產黨的權力結構其實沒有他自己宣稱的那麼穩定,內部的不滿很高。這點在我這兩年看知乎跟雪球有體驗到。雖然刪文很快,但各種不滿與爆料冒出頭的速度更快(而且會隱藏關鍵字)。總的來說,中共內部還是一個多山頭的共治,雖然有一個名義上的中央,但這個中央並沒有第一代那種權力與手段。

所以面臨美國的施壓,會有些舉動迎合美國人的期望。雪球上多年前有人提到要減稅釋放民間購買力才能提高內需。這事情在川普放話要加課2000億的這天發生了。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的說明

但是動國企的乳酪是會讓共產黨內部翻臉的舉動,應該是很難發生。保護智財權,開放外資入股比例,這兩件事比較容易,應該是會做。

美國的動作則要觀察,電影裡面反派的臉孔是不是會變成華人;以及會不會拉攏歐盟一起圍堵中國。

對台灣來說,原本美國人套在台灣脖子上的鏈子可能會放寬一點。本來美國很怕台灣向阿六挑釁,現在說不定還會鼓動.....不過一切在目前都還是未定。
從歷史看來接受美國人的觀點對中國人一直都是利大於弊,幫助了整個社會走向現代化。(當然也削弱了傳統菁英階級) 真正主導歷史走勢的是在於[中國內部非統治層]的態度,而這部分現在還在搖擺。

2018年5月9日 星期三

搞笑的難解小問題之淋浴熱水過熱

話說原本的老熱水器是個十多年前(2007裝的)的老式機種,櫻花SH-8205RC,出水量只有9公升,我個人倒是無所謂,可是某人一直嫌棄它水量太小洗澡很痛苦。

所以換了台新的恆溫強排的熱水器,莊頭北的TH-7138FE。強制排氣得要另外加買專用排氣管,管路還得走直角,所以安裝有點麻煩,限制也有點多。總之,換了新的熱水器之後熱水量就大了點,冬天就這麼安靜地度過,然後到了最近天氣熱了之後才發現,熱水很燙。正確地說是會隨著使用時間經過水溫越來越高,大約2-3分鐘就到會燙人的地步。

本來以為這種小問題很簡單可以解決,結果我完完全全的錯了。這個問題難解的很,隨便google [熱水量小]、[熱水太熱]等等關鍵字,就可以發現這世上無法愉快的淋浴的人們真是眾多阿。

直接說結論:主要原因就是近年更換節水產品,但熱水器加熱能力太大。

這詭異問題真是難倒我,特別是除了蓮蓬頭之外的其他出水口都不會有這種現象,我本來想去特力屋買組新的淋浴水龍頭,結果跟店員聊的時候才知道現在連蓮蓬頭都是節水款。

但是,節水是節到什麼程度?
這問題我一直不知道,因為幾乎所有蓮蓬頭都不會標明用水量。只有在IKEA看到各種款式都標明6.5L/分。

為了釐清真相,我特意買了隻IKEA的蓮蓬頭回來跟舊的比較。我有三款蓮蓬頭,1隻是跟老熱水器同樣年份的07年HCG水龍頭附贈款。當年的蓮蓬頭搭配的水管比現在能買到的要粗...很多,也就是說流量大很多,因為我換掉水管,所以同時也換了一隻三段蓮蓬頭。以及最後買的IKEA單段的蓮蓬頭。
結果:老款完全不會有水溫持續升高的詭異現象 > 單段水溫升高速度較慢 > 三段水溫升高快速。

節水我是很贊成啦,但是台灣的環境溫度較高,夏天水溫高並不需要那麼大的加熱量,因為省水龍頭而造成這種詭異結果....這在系統上屬於元件正常而系統failure的狀況。

至於怎麼解呢? 有兩個方向:
1. 瓦斯調節器,確認是否是用R280。然後把調節閥調高,讓瓦斯流的慢一點。
2. 買隻水流量更大的蓮蓬頭。

1.我已經試過了,效果有限,正要嘗試2.,只是這種問題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是說熱水器廠商都沒想過可以用更低量的燃料來降低水溫下限嗎 =.=

P.S. 在自來水公司找到這樣的規範,要在5-10L/分之間。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關於平均收入數字的一點看法

5/1的新聞

賴清德所引用的數字來自於主計處的統計,但是單一數字看不出什麼,要把很多數字都列出來才能有所見。

比如說這個統計叫做製造業與服務業受雇員工薪資,並不是包含所有人,統計人數763萬人。而台灣的工作人數呢?

同樣根據主計處的統計,106年12月有1140.5萬人。兩者間有377.5萬人的差距,這377.5萬人包括農業、教育服務業、健康中心、其他社會工作服務業、家事服務業、創作及個人藝術表演業與公共行政及國防業等業別,亦不含廠外按件計酬者

簡單說被列入受雇員工的就是有正式工作的人,像我這種在家按滑鼠下單的是被排除在外的。跟我一樣被排除在外的還有許多被稱為非正式就業的人群,或者說是臨時工。我不能絕對的說這377.5萬人的平均收入很低或很高,因為裡面包含了高收入族群以及低收入族群,差異應該是比受雇員工更大。換句話說就是有人賺很多,也有人苦哈哈。

再回頭看受雇員工薪資,今天的媒體已經有不少提到10分位級距的問題,直接把資料貼上來
另外要注意的是這數字是包含獎金或者說是年薪/12。

也就是說年薪在737,244以上的已經是前10%(從最高數下來的76萬3千人)的高薪上班族了。
而中位數只有33,502,換算成年薪只有402,024。這個數字以下有一半的人,也就是381萬5千人年薪不到這數字,換算成美元只有13,400。

說真的,很低薪啊~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投資小筆記於20180417

上個周末開始(4/14-今),港幣碰觸到聯繫匯率下限7.85(浮動範圍在7.75-7.85之間)。香港的制度是當匯率碰觸到下限,金管局就會出面直接買回港幣(收錢),結果導致這兩天港股賣壓沉重,連帶拖動大陸與台灣的股市下跌。

雖然現在想明白了,但是完全沒有躲掉,兩天時間跌掉上周的所有獲利還倒貼...如果上週四減碼一半,現在才重新進場可有多好...(遠目)

筆記一下港幣變動對股市影響,這麼難得的機會卻沒有把握~(扼腕)

碰觸到上下限導致金管局出手,上限(7.75)就是直接撒錢,資產會漲價;下限(7.85)就是直接收錢,需要賣資產來應付收稅官。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舊文蒐集 - 原本在M01上回覆投資書單的回文

Jack D. Schwager的金融怪傑系列,目前有三部,分別是80年代、90年代、2000年以後寫成。
同一個作者還有寫史瓦格期貨基礎分析跟史瓦格期貨技術分析。

還有前面有人推的 [作手-徘徊在天堂與地獄之間]

要在資本市場活得久活得好需要唸很多書。

這是窮查理的普通常識的作者,也就是巴非特的合夥人蒙格說的。他的原文好像是,他沒看過有那個成功的人不看書之類。那種說出看書無用之類的話的人,在資本市場裡活不好。

需要看得書可以分為3類:

1. 基礎理論  不管是總體經濟、心理學、歷史、產業科技、新聞時事,通通都算在內
裡面很多都是只有部份會用到,可視個人才智精力時間決定要研讀多少。(補充:這部分其實無窮無盡阿。)

2. 交易實務 講技術分析、市場環境、法規,都可以算
每個交易者都會有一個主要市場,要盡力去理解你交易的市場是什麼以及整理出自己在這市場上的交易守則是什麼。

3. 他人案例 其他人的成功與失敗的教案
大部分的投資書其實都屬於這類,看多了會覺得...
成功者有各自的不同,失敗者反倒是大多有相同特質。

金融怪傑系列跟作手都屬於第三類,兩者的作者本身都是交易者。所以在很多點上會寫出讓交易者有所感的說法 可以給讀者某些啟發。

前面有人說市場上交易跟運動很像,我個人倒覺得,在市場上交易本身就是一種運動。只是運動的部位不是肌肉而是腦神經 。知道怎麼做跟能不能做得好,中間還有一道很大的鴻溝,除了知識之外持之以恆的練習也是很重要的。閱讀前人的著作,只是為了讓我們有一點點減少練習次數的可能,不要走那麼多彎路,如此而已。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關於台灣貨幣供給以及匯利率的大略解說(三)

寫到三其實已經離匯利率稍微有點距離了,但還是有些關聯。

關於台灣經濟發展的研究都少討論到都市化的影響,甚至台灣的所有租金統計資料都是全島混合,沒有分類也沒有把辦公室、商舖與住家分開統計。雖然物價指數中的房租項目沒有大幅度上漲,但是辦公室與商鋪的租金其實漲幅頗驚人。雖然沒有數據資料,但我們可以看一下每天塞車的內科。

內科今天的發展可以說是完全打臉台北市的所有城市規劃,證明了[所有規劃不如給塊大點的空地]。最早內科吸引公司進駐的原因是什麼,就是相對低廉的辦公室租金,然後許多公司進駐之後產生了群聚效應。這裡有一個重要因素是,對比之下的較低租金。
辦公室租金對企業來說是費用,這筆費用的比較標準是員工來上班的通勤成本與租金高低的權衡。而在台灣,任何交通便利的地方都貴的像在搶劫。記得2003年左右聽到的內科租金是每坪低於3000,而市區大樓已經漲到每坪4500。但對小公司來說就算一坪3000也是很貴啊。空間的使用成本節節飆高是直接悶死新創公司的最快手段。

房地產高漲是資金氾濫的結果,但是打壓房地產是金融系統的悲劇。就是這種連帶關係讓台灣幾十年來權貴換了一批又一批但都是靠著房地產在圈錢。圈錢也就算了,房地產得利者卻是租稅體制下的受益者,比如說像在mobile01上面到處跟人嗆聲的這位
在網路公開宣稱自己月收15萬租金,但是這租金繳了多少稅?
我某位前同事每月薪資也在這水準,一年要繳30%所得稅,也就是2個月的收入。但房東呢?

要彌補這個社會裂痕的最快方法,或許也是目前社會狀況下唯一的方法,就是追查包租公的租金收入。一方面填補原本稅收的不足,一方面可以減緩社會上對立不安情緒。

錢太多不一定會造成社會問題,但是因為鈔票太多而得利者向其他族群炫耀,絕對會造成社會問題。對岸的共產黨對這點的認識可遠高於台灣這群拚選舉的政客。

目前台灣面臨的問題雖然像個糾纏的毛線,但是可以約略理個脈絡。
1. 資金氾濫導致資產價格飛漲
2. 社會分配機制老舊導致資源配置的無效與不公
3. 對岸強鄰的影響力過大
4. 相當多數民眾的心智還停留在農業時代,無法適應網路後年代

我是以問題緊迫程度來做順序,解決順序也是要由1到4。

資金氾濫需要有新的管道可供投資,股市是一個可能方向。或說股權投資是個可能方向,鬆綁新創企業的募資管道,比如說眾籌平台、P2P借貸平台。當然這牽涉到修改民法的問題,但在某些地方,比如說:讓創業者可以再一定限額下向公眾募資、設定單一人的投資上限。都可以減少詐騙風險並促進商業發展。

社會分配機制則要導入成本中心概念,目前雖然有朝這方向努力但還遠不夠解決問題,涵蓋範圍也還遠不夠。所謂成本中心並不光是金錢成本還有無形成本,比如說上面提到的房東所得問題。房地產漲價是房東的收益但是後遺症是全民都要負擔,所以讓房東繳稅才能有資源來減緩這個後遺症的衝擊。同樣的工廠汙染環境,為什不起訴大老闆? 後勁溪排廢水如果把張虔生抓去關一個月,相信日月光以後再也不敢偷排。其他大型製造業也會有強大動力自我警惕。作惡者會被逞罰,這是人類社會要維持的基礎概念,衍伸出來就是[任何行動造成的不良後果要能反映到行動者身上],這樣社會才會平衡。

後面兩項就問題大了,遠離了標題範圍,也不是簡單幾千字可說明,就略過吧。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關於台灣貨幣供給以及匯利率的大略解說(二)

除了強勢公關與政策慣性太長兩個問題之外,我個人其實不覺得央行有犯啥大問題。說白話點,如果央行不壓匯率來賺錢繳庫,台灣政府可能早就破產了。(雖然從事後看來,或許一次讓財政破產反而有轉機)

不管下一任央行總裁換誰,都將面臨到:
1. 發行過多的貨幣(央行負債)。
2. 不易達成的盈餘繳庫目標。

最根本的問題在於,台灣的社會福利支出4911億太高了,占24.7%是最高的項目,遠高過國防支出16.1%與經濟發展支出12.3%。

當然社福支出如此高跟台灣的選舉文化有關,政客跟選民都喜歡肉桶法案,要選票拿錢來換。舉例來說,我每個星期都會聽到我家這邊的里長廣播,[本日舉辦長者供餐],這供餐可不用看收入只要年紀夠大就能去吃。但它又不是每天都有所以也沒有扶助孤單老人的效果,可是這是里長的政績阿,你每個星期去吃,下次投票的時候當然繼續投現任里長。在台灣現在人口結構往老人傾斜的狀況下,我不敢想未來有多少資源會被投入在這種討好老人的政策上面。但是把預算花在這種地方能夠累積到下個年度嗎? 還是像放煙火一樣,就燒掉了。

在我寫這篇的時候,我參加的某個LINE群組正在討論小孩托嬰費用,這個群組的主要成員是竹科工作相對高薪的工程師,但講到托嬰費用也是大喊受不了。一個小孩要24000,每個月一個小孩要就要花上三萬多(還要尿布奶粉),比大學畢業的新鮮人能夠領到的薪水還要多。我不禁想著,如果里長不是把他的預算花在老年人身上,而是花在正在養育小孩的年輕夫妻身上,是不是會比較有幫助? 更進一步想,為什麼社會資源要花在A身上而不花在B身上? 我們的社會有什麼機制來引導資源分配嗎?

就更別說面對海峽對岸的強鄰,我們的國防預算夠嗎? 武器更新、募兵、指揮體系重整,全部都是要花鉅額款項的,但是台灣把錢都拿去社福預算!?

還有經濟發展支出,這關係到接下的經濟成長速度,關係到下一個年度的稅收與下一個主力產業的成長,但是只有社福支出的一半,那也難怪看不到未來的經濟前景。


簡單說,社福支出需要設定天花板,當超出一個比例之後就要加稅或是縮減,不如此央行總裁不管換誰當都只能壓低匯率與利率多發鈔票來彌補政府預算短缺。

而設定社福支出天花板肯定是個顧人怨的事情,要怎麼讓大多數民眾認同,這才應該是強勢公關需要出現的地方。

總之,讓公眾多增加知識才能討論政策,有討論才有可能形成共識,有共識這社會才能往前走。不然,政黨輪替也不過就只是不同批人出來分贓而已,怎麼選都選不出能夠解決問題的人。因為要解決問題有很多前提須要達到,其中之一就是有充分理解問題與困難所在的公民參與。

匯率偏低並不只是本身是個問題,它其實是許多深層問題糾葛而產生的表象。


關於台灣貨幣供給以及匯利率的大略解說(一)

這是濃縮寫在M01的樓,本來是說台幣發行量穩穩站上2兆,後來卻延伸到匯利率問題上。
原文在此。
我不喜歡寫到匯率,因為網路上有太多一點基本知識都沒有只會罵街的在互相爭執。在我看來你要跟人吵匯率問題,至少要知道 :

1. 什麼叫外匯存底,外匯存底怎麼增加。
    
外匯存底簡單說是央行持有的外幣。重點是央行持有,不是你或我,也不是出口商,我看過太多在那邊鬼叫出口商收美元外匯存底就會增加的,並不是。當央行在市場上買進美元,外匯存底就會增加。(也就是央行壓匯率的時候,連帶會印出台幣來)


2. 通貨怎麼發行,什麼叫央行的資產負債表。

央行跟一般銀行相比,不同點在於央行可以自己保證自己發行的債券(也就是貨幣)。央行用台幣在外匯市場買進美元,跟買來的美元同價值的台幣就被注入貨幣體系內了,可以想作台幣就是台灣央行發的債券。央行買美元其實就是自己寫張債券去市場上換等額美元回來,寫成會計紀錄就是資產跟負債同步增加。外匯存底是央行的資產,台幣是央行的負債。


3. 匯率變動的原因。

市場價格變動的原因在於買賣方的力道變化,當買方多於賣方,價格就會上漲。相反的,賣方多於買方價格就會下跌。外貿都用美元結算所以台灣進口商要買進貨物,得要先買美元匯到國外賣方的戶頭。進口商收到美元貨款得要把美元賣掉換成台幣去付給供應商。所以進口>出口,會對台幣造成升值壓力。
(這裡有一點很重要,一個出口導向的經濟體本來就應該升值貨幣,不然你千辛萬苦拚出口做啥?不就是為了要提升購買力,或說變得更有錢。這其實是台灣很多鼓吹低匯率萬歲論的邏輯不通之處。你一直壓低匯率拚出口,然後是為了什麼?)


先來看看台灣歷年GDP組成圖
我把游標定格在1998,可以清楚比較出這20年來各項目的變化。
有兩個重點:
1. 出口與淨出口大幅度提升。
2. 政府支出與資本形成持續下降。

從這圖其實可以看得出,過去20年老彭力壓台幣其實對出口成長確實有幫助。但老彭真是為了促進出口而力壓匯率嗎?只怕未必。
2011年今周刊有篇文章裡面提到許嘉棟解釋央行的繳庫盈餘如何產生,原文


雖然央行每年固定繳庫1800億,但老彭曾經多次呼籲政府預算不該把央行盈餘繳庫當作固定來源。看看2018(107)年的總預算歲入歲出分析圖,
最下面藍色方塊的繳庫就包含了央行盈餘的上繳。很多年前在老彭抗議下,央行繳庫金額就訂在1800億直到現在(央行每年達標)。歲入歲出的短差只有944億,可以見得央行的1800億確實是很重要,如果短少當年度政府預算可能就開天窗了。GDP組成圖告訴我們,政府預算占比是逐年下降,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政府沒錢了。其實台灣政府不窮,但是入不敷出,因為社福預算就要吃掉1/4,還有逐年緩慢提高的債務利息。缺錢的政府把腦袋動到了外匯存底的身上,但是外匯存底孳息還要減掉本國貨幣利息(也就是央行定存單付出去的錢)才是央行的盈餘。

換句話說央行能有盈餘繳庫是因為,不斷拉高外匯存底賺取美元與台幣之間的利差。為了要維持每年高額的繳庫金額(要知道外匯存底只有13兆台幣,台美利差約1%,只能賺1300億),央行必須要不斷拉高外匯存底與維持住台灣與美國的利差(所以2015央行急著降息)。

每年的繳庫盈餘壓力,才是讓老彭不斷壓低匯率的最主要原因。而拉高外匯存底與壓低匯率,其實就是印鈔票。

壓低匯利率來促進GDP增長的手段被稱作金融壓迫,台灣在老彭當央行總裁的20年間一直都是走這路線。金融壓迫手段有它的效果在,但是長期持續使用同樣政策,也使得後遺症愈來越凸顯,像是房價的高漲與所得分配的不均,還有爭議中的影響產業升級問題。

另外,在老彭帶領下,這20年來匯率政策是國內不可討論的議題,這種強勢公關其實對整個社會非常不利。20年的空白導致現在一大堆人連外匯存底是什麼都搞不清楚,遑論討論政策。台灣是民主甚至是民粹社會,沒有辦法形成共識的領域根本不可能執行政策,這是將卸任的央行總裁無可原諒的過錯。

最常被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