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 星期三

這或許是篇預言...

努力了快一個月,感謝雪球上許多球友們蒐集到了一大堆資料,我終於知道川普的打算。

其實川普從頭到尾都沒有掩飾也沒有說謊,只是因為他是商界人士,不像政治圈有那麼多暗示與隱喻,反而讓全世界都不相信他的表達,大家猜的很開心。

川普,或說美國政府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美商回美國投資。但美國不是極權國家,政府不能命令商人,所以要造成情勢來誘導。這個情勢最簡單的說就是要讓中國不適合投資,或說讓美商從中國撤資,共產黨政府是死是活倒不是重要問題,只要中共的反應符合預期即可。

這個預期就是對抗升級。扭轉資金外流局面勢必會有陣痛與副作用,所以要有個[壞蛋]來承受民眾與商人的憤怒,誰最適合扮演這個壞蛋呢?

所以中國在貿易戰退讓是不可以的,違反了劇本。要多放些話來刺激一下,好讓中國繼續表演下去。到最後,全部在中國生產商品都課徵關稅,才是最好的結果。

對中國的態度轉變只能說是老共自己作死...
美國有幾個假想敵,其中在談判的有伊朗跟北韓。而對伊朗和北韓來說,台灣就是給它們看的榜樣。放棄核武、放棄長程飛彈,美國老大哥會支持你的安全的。很不巧,老共在這時間點拿台灣耀武揚威,打了美國人的臉,也讓伊朗跟北韓起了懷疑,壞了美國的大事。

再加上在南海擺出一副我有核彈,我是流氓,你咬我啊~  這刺激了沒有核彈的國家更想要把核彈拿到手。(現在最想要扔核彈可能是恐怖攻擊組織,而不是某個國家)

最後的稻草是則把任期限制取消,這樣隨時都有可能跑出一個狂人來(而且是核武狂人)。讓美國人終於達成共識,把中國從戰略夥伴移到戰略威脅。既然是戰略威脅,讓中國佔有供應鏈上游就是個大問題,所以必須把中國在全球供應鏈的比重降下去。更重要的是,美國的盟國也需要有一致的行動,不然反倒是美國自己被孤立就搞笑了。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美國戰略上的敵人目前有三個半,ISIS、中國、伊朗,半個是北韓。
ISIS不用說,已經打得你死我活,而且幾乎每個國家都跟美國站同一邊。問題不大。

伊朗則是小麻煩,畢竟完全不可能談得攏。除非以色列跟沙烏地阿拉伯在對伊朗的問題上有分岐,不然美國的態度其實只是這兩國的共識。至於伊朗人怎麼辦?公平合理原則...這都以後再說。

中國則是大麻煩,美中利益糾葛很深不說。美國所有盟友也都跟中國有利益糾葛,不可能一刀切。只能慢慢的剝離關聯來降低萬一需要翻臉的衝擊。

北韓則算是解決到一半。問題可大可小。


至於中國是不是會轉成民主國家,共產黨垮不垮?美國人才不關心勒,就算明天共產黨垮台,中國變成民主政體。撤資的行動也不會改變。什麼時候回來還是要觀察後續怎麼變化(貿易赤字、中國市場開放程度)才會決定。換句話說,不管是誰管中國,都得要憑本身資源來解決內部經濟問題,從外貿借力的年代已經過去。陸股大跌的最主要原因就在於此,股民並不認為共產黨政權有能力解決經濟問題。

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那些有洞見的預言者們

現代人每天雖然接受超乎處理能力的訊息,但其實99%的訊息是噪音,真的有用的1%很難辨別。常常回過頭來檢視過去有用的訊息從哪來,可能是目前唯一有效(但沒效率)的辨別方式。

在搜尋美國人想做什麼的過程中發現了一篇近20年前(1999)由現在美國貿易代表的萊特希澤的文章:一筆終將後悔的交易

雪球上有位時運變遷的球友PO了中譯,但是因為要過審查的關係用了許多代碼,也漏了一句話。我把他改正後PO在這(備份的概念)。

1999年4月18日
克林頓總統剛剛停止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上週他就打電話給中國總理重啟談判
在談判中止的過程中因為中國政治獻金醜聞和有關核間諜的報導總統似乎感覺到了貿易問題的脆弱儘管這似乎有些自相矛盾六年來他的接觸政策不再將北京的外交軍事政策同美中經濟往來間掛鉤但他的行動還是值得歡迎的利用經濟壓力來對抗中國的軍事或外交強勢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如果中國按照目前的條件加入世貿組織那美國未來的總統利用這種掛鉤的能力可能會受到嚴重制約
除非本月在北京恢復談判時作出調整否則一旦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美國可能無法利用限制中國進口來應對其對台灣的威脅、在西藏的人權侵犯與宗教迫害。
如果我們這樣做了中國可以向世貿組織內部的爭端解決機構投訴稱美國違反了後者包括最惠國原則在內的規則該原則禁止我們歧視世貿組織任何特定成員對美國的出口當然美國可以援引WTO中的國家安全例外條款為針對中國的貿易行動辯護這一例外旨在允許WTO成員單方面決定何時因國家安全原因需要違反規則的貿易行動
但中國可能會爭辯說其行動並沒有威脅到我們的核心國家安全利益也沒有國際關係中的緊急情況這兩項都是WTO的標準儘管我們會提出相反的論點但國際官僚小組的決定很可能對我們不利
事實上歐盟(EU)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其他國家)已經強烈提出不能用國家安全例外條款來解決反對經濟制裁的要求問題他們是對美國針對與古巴伊朗和利比亞做生意的國家採取行動時做出的這一表態(該事項在提交給WTO小組之前已得到解決)因此我們有理由預期在美國未來利用國家安全例外條款對中國實施此類製裁的申訴中歐洲人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可能會站在北京一邊
如果一個國際小組對美國不利我們要嘛不得不讓步默許中國的報復性貿易措施要嘛無視裁決嚴重損害世貿組織的權威沒有一個是好選項當然這些考慮因素將極大地影響未來政府內部的討論並從一開始就不鼓勵將貿易制裁與中國的不當行為掛鉤
那麼如果中國真的威脅到台灣美國對中國有何手段如果沒有制裁和其他經濟懲罰措施我們可能被迫採取更嚴厲的手段包括軍事干預克林頓政府可能看不出中國各領域行動之間的聯繫但你放心中國自己是看到了畢竟中國既不是自由市場也不是民主國家其領導人對經濟的看法與他們對國防外交政策或人權的看法是一樣的是擴大國家權力和保持對居民控制的一種手段
自從美國政府明確表示有意將經濟問題與其他問題分開以來中國的行為出現了令人擔憂的幾乎是全面的惡化根據紐時的報導國防部向國會提交的一份關於台海安全問題的機密報告指出中國已佈置了大批指向台灣的導彈後續還要繼續佈置在海軍的護衛下中國還對南中國海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提出了強硬的主張這些島嶼位於中國以南1000英里處緊鄰美國在東南亞的幾乎所有盟友這將為中國提供一個強大的平台來威懾這些國家以及日本和韓國這些國家的主要海上通道直接通過這片海域
另據報導中國已幫助北朝鮮建造了一種新三級火箭不久將使後者能夠發射攻擊至阿拉斯加夏威夷最後是西海岸的核導彈總而言之中國意在成為亞洲的主導力量毫不不顧及美國的正當安全關切這毫無疑問
中國在人權問題上的行為也嚴重惡化在最近的人權報告中美國國務院直截承認了這一點
美國不能讓自己落入這樣的境地在應對此類行為時它的選擇是有限的如果中國必須被WTO所接納該組織的所有相關協議都應加以修訂明確規定任何出於國家安全原因而對從某國進口的產品採取的行動都不違反WTO的規定此外國會應通過一項條款如果WTO發現美國出於國家安全原因採取的行動與WTO的規定不一致這個所謂的不一致應該通過我們快速和自動退出該組織來解決
雖然世貿組織的崇拜者可能稱這些為非常措施但簡單的事實是在這種情況下需要採取這些步驟在世貿組織及其前GATT內美國從來沒有遇到過如中國加入WTO可能出現的情況相仿的情況到目前為止那些被認為可能對美國懷有敵意的國家還不是WTO成員也沒有向美國出口任何重要的產品或者兩者兼而有之中國在這方面完全不同如果克林頓政府不願意承認這一事實國會應該確保本屆白宮政府不會剝奪未來總統這樣做的權利

萊特希澤的這篇文章全部符合接下來的局勢發展,這也難怪川普會再找他重出江湖掌管貿易談判。20年後讀來,也只能笑台灣都是笨蛋,花了20年時間去壯大對岸來壓制自己。

中國這邊也有類似的神預言,2016川普剛選上時有位叫楊其靜的經濟學教授寫了篇文
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2年後看來也是全部事實。
有趣的是,這人並非國際關係的研究者,而是經濟學家,專長在博弈理論、制度經濟學。

兩者相似的是,在文章提出的當下,都是沒有受到重視的,會被讀者認為是噪音。更弔詭的是就算現在看來發現這些說的都對,也無法保證同一個人接下來的看法是對的。就跟看股價行情一樣,前一次看對不能做為後一次也會看對的證據。唯一能作為判斷依據的只有讀者自己的知識與想法,還有最重要的[適時調整看法]。

2018/08/09 補述
從某篇只存活兩小時的文章中看到一篇寫於2008的參考文章,裡面有這麼一段話

原來早在10年前就有人預見了今天的局勢。
文章連結:秦暉:“中國奇蹟”的形成與未來

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看來風向是已經定了

8/3 這天好奇心日報被封一個月,8/2 反對連任的退休教授在直播時被抓,高善文不肯認領在山西證券的演講,消失一段時間的王毅忽然連續出現,晚上宣布要對美600億商品課徵關稅....

所有跡象都顯示,舉出鄧小平牌也是沒用,自由派可說是一輸到底。紅左勝利。

這倒是不意外,畢竟論政治鬥爭,現在的右派手段嫩又是盤散沙。只不過我懷疑這會不會正是川普期望的...

時代潮流轉向了啊~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英雄!? 中外文化的英雄差真多

在爬網時看到有人推薦一本書,叫[血酬定律]。裡面第8章,篇名叫[出售英雄]。在這超乎往年熱的高溫夏天,看完之後還是感覺一陣陣透心涼。

網路上有原文

這一章拿真實事件來分析,說的是清咸豐年間的寧波鹽糧案,也就是說完全的真實事件。
作者很冷靜的一句話,卻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在這種體制中,英雄是順民轉化為所謂暴民的催化劑,是將扭曲的秩序拉回原位或部分拉回原位的發動者和組織者,而繳出催化劑和主使者則是暴民回歸順民的象征和保證。

這篇從很根源的角度解釋了為什麼中國的英雄都是要死的,張藝謀的[英雄]如果是拿這個故事來拍,就穩妥妥的可以壓倒李安的臥虎藏龍。(不過大概是會被禁吧)

台灣多年來都走美式教育,但所謂傳統與文化並不是教育體系傳遞的,而是透過言行舉止一代代的複製下去。小孩子看著英雄電影長大,心理面存著單純的善與惡,有機會當英雄,大概率是不會拒絕的。但是文化的不同會導致後果很大的差異。

這案例的主角叫周祥千,最後的下場是[斬梟示],也是砍下頭來掛在城門上。而鄉民們不過就在他被斬首死,老婆也瘋了後,請求官府不要展示首級。到底這英雄當得不當得,實在頗值得後人深思。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以2018上半年業績來區分金控業

台灣總共15家金控,根據業績分為優等(賺超過300億)、領先(超過150億)、中等(超過70億)、落後(不到70億)四個群組。

台灣金控主要橫跨銀行、壽險、證券、產險,4各領域。只要在任2各領域達到經濟規模就足以成為優等生。

優等:
富邦金、國泰金
這兩家不用說是金控獲利王,金控其實是投資業,富邦與國泰都是同時有壽險與銀行,且分別達到經濟規模。

領先:
中信、兆豐、新光
這裡新光是比較有疑問的,因為一月份新光人壽大量賣股而使得獲利大增,未必能夠持續下去。中信與兆豐都是銀行業務達到經濟規模,新光則是壽險達到經濟規模。

中等:
元大、第一、玉山、合庫、台新、華南
這群組都是在單一領域有基本盤,但市占不足以支撐整個金控的獲利。元大比較算是黑馬,但證券業的景氣起伏比起銀行、壽險要大得多,業績波動要大得多。

落後:
開發、永豐、國票、日盛
開發比較值得注意,中壽在壽險市場有經濟規模,若完全併購至少可以讓開發跳到第二或第三族群。這群組除了開發因為兩張銀行證照問題之外,其他都是規模過小。特別是最後2名,很有可能成為被併購的標的。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交易者該有的三種能力

市場分析的能力,市場分析又分做兩種路線,技術分析與基本分析。

技術分析是拿市場交易產生的數字來分析,現行主要是看K線。而K線紀錄的是價格走勢,價格的變化其實是一個立體的世界投影到一條直線上。同樣的價格變化,有可能是不同因素造成的相同巧合。投機者要的是從歷史變化裡面推估未來變化,說玄一點叫做看出大勢所趨。

基本分析的主要目的是抓住價格低於價值的時機。但是價格會低必然有其理由,低還有可能更低。而且價格反映價值有可能發生在下一個交易日或是永遠不會到的明天,所以走基本分析路線需要有耐心。

不管是哪條路線都需要能準確估量自己的虧損承受度,專有名詞叫做資金管理。

市場分析資金管理、再加上統合兩者的心理素質,三個面相才能完整一個交易者,缺一不可。

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川普到底想做啥?

這問題是今天早上看到一對關於NATO會談新聞時,腦中所浮現的疑問。

要求北約需要提高軍費是美國多年來的立場,並不是現在才出現。如果用金流角度來看美元收入支出,可以說美國透過貿易舉債來支付全球各地的軍事活動。要求降低軍費是必然,美國人相信更希望把錢花在自己家而不是派兵四處跑。問題在於,盟國的軍費提高之後就能降低美國的軍費嗎? 這問題只怕現在是看不出答案的。

累積貿易戰與軍費問題的相關報導,隱約覺得...
美國目前的戰略似乎轉向為把[中俄朝]當作最主要假想敵。在亞洲有條防線,在歐洲也有條防線。俄羅斯跟朝鮮傳統上都是被當作敵人,沒啥新意。最大改變是中國現在似乎被視作這三者的軸心,而不再是70年代以來被定位的可拉攏對象。

可以確定的是,2018元月的會議之後,美國裡面對中國最抱希望的派系也不再奢望,中國會自己變成一個更開放更接近西方主流價值體系的國家。但是因此會造成什麼樣的改變卻看不明白,或許是因為這改變還是進行式。

只看到歷史潮流轉向,卻看不清楚轉往何方,真是叫人焦躁。


附帶一提,從[阿姨]劉仲敬那裏看來的概念
中國是一個雙層架構的國中國,在叫做中國的外殼之中有一個內層小國叫共產黨。外層的中國只是個魁儡,內層的共產黨才是操縱者。如果把兩者當成一體會覺得中國常常做些奇怪的事,但如果把共產黨這內層放進去一起看。就會發現外層的魁儡為了內層利益是可以隨時犧牲的。
從看過這個概念之後,我才開始讀得懂對岸的訊息。

美國目前的對中要求其實對內層有殺傷力(對外層應該是利大於弊),中國(其實是共產黨)必定會抗拒到底。(對國企是不可能不補貼的) 這讓未來會轉往哪個方向轉無法判斷,因為我不曉得共產黨的控制力道還有多少。


################# 2018/07/18 新增 ###################

這週對岸有件有趣的事,
人行研究室主任徐忠具名發了篇文章,怨懟財政部。隔了一天,財政部用假名青尺回應,套句路透報導所說:若以“央行与财政部互怼”为标题仅用0.37秒就可搜索出大约586,000条相关报导。各种报导和评论亦是铺天盖地。

我手上有本2012年出的書,正是討論對岸財政壞帳問題的,叫[中國金融大揭密]。整本書就在梳理中國政府如何把國企壞帳轉嫁到金融市場,最後並斷言這種做法只是把炸彈引線延長,而非解決。6年後的今天看來,這本書說得真是超對。

美國對中國出口課徵關稅其實不是大問題,如果第一波共產黨就忍下去,問題會更小。但中共左派這幾年太囂張,不可能忍。就1949年以後的歷史看來,這些所謂左派很像是群[屁孩],除了滿嘴喊打喊殺之外,政治上做不出什麼成績。但這群人才是對岸掌權人,一直喊打喊殺就像是國中生在拉幫結派。如果是中古世紀,必然演進方向是以不斷向外軍事擴張,直到擴張過度而倒下。但在需要合作發展的後貿易時代,這樣的發展方向必然四處樹敵。

而為何對岸無法捨棄這群左派? 自然是因為要堅持共產黨的獨裁。要實行獨裁必然要區分[我者]與[他者],左派思想正適合用來區分[你]跟[我]。要拉攏[你]來加入[我],則必然需要給予高過平常的特權,不然結派有何意義。放到整個國家來說,輕者讓資源無效率,重者變成貪汙橫行。

與其透過放棄權力來改善政府效能,左派思想先天的會以外部敵人來轉移內部矛盾。中興被罰,卻可以扯到要自製芯片,就是這種思維方式的體現。說明白一點,中共內部所謂左派就是[千錯萬錯都是they的錯]這種心態的人群集合體。抱著這種心態的人當然不會想要去解決問題,而是會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反正[我]怎麼會有錯,[我]如果錯了,一定是[你]的問題。

理解這點再來看這個互怨事件,就知道接下來要觀察什麼。 是會試圖釐清權責還是會變成政治廝殺,可以看出中共內部派系力量偏向哪邊。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將Multichart 9 的MACD指標更改成正向紅色,負向綠色

本來以為可以調一下設定就有,結果卻是得要修改MACD指標的腳本
(不曉得為啥內建的參數不寫成不同顏色?)
網路上找到一些範例,但都是早期版本,語法有所不同
最後只好拿內建範例來改。說穿了很簡單加上一個if...else...而已。
貼在下面供參考,粗體字部分有變動


inputs: FastLength( 12 ), SlowLength( 26 ), MACDLength( 9 ) ;
variables: var0( 0 ), var1( 0 ), var2( 0 ) ;

var0 = MACD( Close, FastLength, SlowLength ) ;
var1 = XAverage( var0, MACDLength ) ;
var2 = var0 - var1 ;

Plot1( var0, "MACD" ) ;
Plot2( var1, "MACDAvg" ) ;
if var2 > 0 then
Plot3( var2, "MACDDiff" , red ) 
else
Plot3( var2, "MACDDiff" , green ) ;
Plot4( 0, "ZeroLine" ) ;

condition1 = var2 crosses over 0 ;   
if condition1 then
Alert( "Bullish alert" )
else
begin
condition1 = var2 crosses under 0 ;
if condition1 then
Alert( "Bearish alert" ) ;
end;

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網文留存:中美貿易戰:懸崖邊的較量

虎嗅網:中美貿易戰:懸崖邊的較量

微信上的中國:懸崖邊上的較量,深度分析中美貿易戰的產業命門

兩個連結是同一篇文章,但虎嗅的那篇有延伸閱讀的連結比較好用。因為怕哪天就被刪文了,所以多找了個備份。

這篇要看上好幾個小時的長文,詳實地分析了中美之間的立場差異與衝突點。不過大概是陷於政治正確問題,沒有分析中國方面可能行動。

明年再來看就可以知道哪邊正確哪邊錯誤了。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中美關稅戰的思索

到底美國想要的是什麼? 最完整的在於Robert Lighthizer向美國國會提交的報告裡,雪球上有人翻譯對中國部分(這份報告還包括對歐部分)。
美国为什么“出尔反尔”?其要求是否仅止步于关税?(上)
美国为什么“出尔反尔”?其要求是否仅止步于关税?(下)

通篇報告都在指責中國政府沒有做到答應的承諾,並透過行政手段干預經濟事務。

但要知道所謂的計畫經濟本就是行政干預,政府扶持。言而無信的指責就比較嚴重,特別是對政府單位。以這份報告的要求來說,除非中共放棄國營事業補貼與扶持,不然根本連邊都擦不到。這也就意味著這波的爭執不會有結束的時候。

比較大的改變是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定位,已經從夥伴偏移到假想敵。這不光是在貿易一個領域,而會展現在所有面向。而阿六國的內部口徑則是一直把美國當假想敵,所以這也只是長年來中共宣傳與教育所導致的必然而已(一堆紅二代跑去別人地盤留學還把這種態度大喇喇的帶過去)。差別在於,阿六國的敵人是口頭上喊爽的,美國人當假想敵是所有面向都會有動作。

那未來的最小阻力路線是什麼?
我想中國共產黨不會放棄任何特權,所以不會有任何主動改變。這份報告有一個讓我很訝異的地方,裡面細數了美國政府向中國政府施壓的歷史,都可以對應到中國政策上的透明度提升。也就是說過往中國政府的政策改變跟美國的施壓有很大程度關聯。如果沒有這個因素,改革開放可能10年前就停了。

另一方面也顯示,共產黨的權力結構其實沒有他自己宣稱的那麼穩定,內部的不滿很高。這點在我這兩年看知乎跟雪球有體驗到。雖然刪文很快,但各種不滿與爆料冒出頭的速度更快(而且會隱藏關鍵字)。總的來說,中共內部還是一個多山頭的共治,雖然有一個名義上的中央,但這個中央並沒有第一代那種權力與手段。

所以面臨美國的施壓,會有些舉動迎合美國人的期望。雪球上多年前有人提到要減稅釋放民間購買力才能提高內需。這事情在川普放話要加課2000億的這天發生了。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的說明

但是動國企的乳酪是會讓共產黨內部翻臉的舉動,應該是很難發生。保護智財權,開放外資入股比例,這兩件事比較容易,應該是會做。

美國的動作則要觀察,電影裡面反派的臉孔是不是會變成華人;以及會不會拉攏歐盟一起圍堵中國。

對台灣來說,原本美國人套在台灣脖子上的鏈子可能會放寬一點。本來美國很怕台灣向阿六挑釁,現在說不定還會鼓動.....不過一切在目前都還是未定。
從歷史看來接受美國人的觀點對中國人一直都是利大於弊,幫助了整個社會走向現代化。(當然也削弱了傳統菁英階級) 真正主導歷史走勢的是在於[中國內部非統治層]的態度,而這部分現在還在搖擺。

2018年5月9日 星期三

搞笑的難解小問題之淋浴熱水過熱

話說原本的老熱水器是個十多年前(2007裝的)的老式機種,櫻花SH-8205RC,出水量只有9公升,我個人倒是無所謂,可是某人一直嫌棄它水量太小洗澡很痛苦。

所以換了台新的恆溫強排的熱水器,莊頭北的TH-7138FE。強制排氣得要另外加買專用排氣管,管路還得走直角,所以安裝有點麻煩,限制也有點多。總之,換了新的熱水器之後熱水量就大了點,冬天就這麼安靜地度過,然後到了最近天氣熱了之後才發現,熱水很燙。正確地說是會隨著使用時間經過水溫越來越高,大約2-3分鐘就到會燙人的地步。

本來以為這種小問題很簡單可以解決,結果我完完全全的錯了。這個問題難解的很,隨便google [熱水量小]、[熱水太熱]等等關鍵字,就可以發現這世上無法愉快的淋浴的人們真是眾多阿。

直接說結論:主要原因就是近年更換節水產品,但熱水器加熱能力太大。

這詭異問題真是難倒我,特別是除了蓮蓬頭之外的其他出水口都不會有這種現象,我本來想去特力屋買組新的淋浴水龍頭,結果跟店員聊的時候才知道現在連蓮蓬頭都是節水款。

但是,節水是節到什麼程度?
這問題我一直不知道,因為幾乎所有蓮蓬頭都不會標明用水量。只有在IKEA看到各種款式都標明6.5L/分。

為了釐清真相,我特意買了隻IKEA的蓮蓬頭回來跟舊的比較。我有三款蓮蓬頭,1隻是跟老熱水器同樣年份的07年HCG水龍頭附贈款。當年的蓮蓬頭搭配的水管比現在能買到的要粗...很多,也就是說流量大很多,因為我換掉水管,所以同時也換了一隻三段蓮蓬頭。以及最後買的IKEA單段的蓮蓬頭。
結果:老款完全不會有水溫持續升高的詭異現象 > 單段水溫升高速度較慢 > 三段水溫升高快速。

節水我是很贊成啦,但是台灣的環境溫度較高,夏天水溫高並不需要那麼大的加熱量,因為省水龍頭而造成這種詭異結果....這在系統上屬於元件正常而系統failure的狀況。

至於怎麼解呢? 有兩個方向:
1. 瓦斯調節器,確認是否是用R280。然後把調節閥調高,讓瓦斯流的慢一點。
2. 買隻水流量更大的蓮蓬頭。

1.我已經試過了,效果有限,正要嘗試2.,只是這種問題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是說熱水器廠商都沒想過可以用更低量的燃料來降低水溫下限嗎 =.=

P.S. 在自來水公司找到這樣的規範,要在5-10L/分之間。

最常被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