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 星期四

我生氣了,所以直接丟辭呈

我發現我是棉裡針的個性,平時都嘻嘻哈哈沒什麼關係,很少動怒。可是一但生氣就沒有挽回餘地。 (攤手)

所謂歷練,就是要實際上去經歷某些事情。經驗這種東西除了親身碰過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取得,既不是隨便聽聽他人怎麼說就能理解,也不是有足夠聰明才智就會知道。但是人性愚蠢,總是以為天下是固易易。在旁邊說得一嘴好本事的人遠多過於有真才實學的人。

經營一個對外的service,面對不限定的使用者跟只面對對內user的系統。難度與心態都有很大的不同。可笑的是許多公司都是拿內部IT,或者去找個其他公司的內部IT主管來做對外service。當然最後會導致失敗。

上星期一公司通知來渥太華,星期四搭飛機,渥太華時間星期五進辦公室。然後星期一發現,整個專案postpone,重新排一下要做的事情,發現我可以提前一週回台灣。既然專案已經取消,沒有什麼必要多留一週,為了這一週的stay就鬧出糾紛。從銀行來的主管寫了封語帶恐嚇的mail給我,看完一整個不爽,打官腔擺官架。反正把我塞在加拿大就好了是吧。媽的,飛過大半個地球救火耗費的力氣要多少。跟我嗆聲,很好那你就自己想辦法吧。我沒興趣跟你共事。

下班飛機就回台北辦離職手續。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月夜航班

「嗡~嗡~」

從很遙遠地方傳來的單調音響,慢慢的逼近。彷彿有某種怪物即將從黑暗中衝出。

忽然間一陣光亮,卻猛然發覺自己坐在飛機上頭靠著窗戶睡著了。看看手錶,指針指著一點。一時之間想不起為何身在此處。

四處張望一下,狹小的機艙中坐滿了乘客,大多數都正沉沉睡著。

轉頭望向窗外,睡眼惺忪中卻只看到一片漆黑。隔了一會才發現半空中發亮的圓盤。

「今天是滿月嗎?」

戴上了從上飛機就拿下的眼鏡,再往外望,霎時間愣住。

機翼下方是一片銀白的雲海,往遠處不停的延伸;在銀白色的月光之下反映出一片似幻的迷離。從遙遠的天際線一直到機翼下方,冷冷的白光中卻又有地上燈火透出來的橘光。隨著飛機前進,迷離的光色隨之變換。

腦海中忽然想起不久前才在機上聽到的絲路這首歌的旋律。

在這遙遠的北美上空,偶然的景觀,與偶然的旋律。

忽然一陣莫名的悸動,卻又說不出是為了什麼。

這麼一幕無從分享,難以述說。心中的瞬間洶湧,連自己都無法分辨的清楚。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