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雙北地區排骨飯雞腿飯

排骨飯與雞腿飯可說是台灣最普遍的餐點,最常見的是炸,其次是滷,第三是烤。雖然是常見餐點,幾乎可說是每個商圈或社區都有人賣,但越是平常就越是比手藝,平平是排骨飯美位程度差距可以從天堂到十八層地獄。這篇就是羅列我個人吃過覺得好吃,列入食堂名單的。

東一排骨總店-排骨飯

萬年B1金園排骨-排骨飯

板橋金冠排骨-雞腿飯


土城溪仔邊烤肉飯-雞腿飯

公館金雞園-雞腿飯

西門町美觀園-滷排骨飯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井町疏食 赤峰店

在中山站旁邊抓怪的時候,愛吃的阿寶注意到這家店的排隊人龍正在進場。運氣很好,隊伍都進門後還剩夏衣桌兩人位置,霎時覺得這是天意要我吃這家阿 XD

因為是跟著人群進來的,所以花了較長時間研究菜單,然後發現其實就是烏龍麵跟飯的分別,所以各點一個咖哩。

咖哩烏龍麵。

咖哩飯。
跟烏龍麵相比,我個人覺得咖哩飯的咖哩味道比較濃比較好吃。都用蔬菜煮的咖哩有一個甜味,挺特殊的。

跟風點的豆腐天婦羅,炸豆腐沾塔塔醬。

最主要是蔬菜咖哩的味道讓我覺得可以再去吃。

麗水街江浙點心

位於麗水街信義路口的江這點心早在我這輩子第一次經過這地點的時候就不知道開了多少年了,但是這是我第一次來訪。

店面座位不多,但食客眾多所以用餐時間都需要等待,但我們來得早,是今天中午第二桌客人。比我們早到的一桌是左岸的觀光客,拖著行李來的。

點了排骨麵、菜肉包子、油豆腐細粉以及盤四季豆小菜。
排骨炸的很酥,而肉還保留肉汁,好吃。

看官們知道炸排骨有多少種類嗎?
一般我們很常吃到所謂台式炸排骨,裹地瓜粉。
有些店家會用日式炸豬排的作法,肉不醃,裹麵包粉。
江浙菜的炸排骨則是不裹粉,直接乾炸。


菜肉包子,雪菜絞肉加上老麵皮,讚。下次有經過要買幾顆包子回家。

油豆腐細粉,特色在於使用雪菜。
台北江浙菜館名店不少,每家都有油豆腐細粉,除了油豆腐、百頁卷、細粉的鐵三角之外,有的會用榨菜、有的用蛋絲、有的用紫菜。用雪菜的我只在這裡吃到。



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香港何洪記粥麵專家

何洪記是老牌的米其林一星餐廳了,而且它位於希慎廣場12樓,比很多老店地方寬敞的多。
希慎廣場也是誠品在中環分店的所在,就在何洪記下幾層,在前往餐廳路上很訝異設點於誠品內部的喫茶趣的排隊盛況,或許是因為今年太熱了的緣故吧。


白白胖胖的流沙包。

不免俗的要替流沙包來張流沙露出照。點心不是何洪記的強項,但也還有水準之上。

很多食記推薦的乾炒牛河,我個人倒是沒有特別驚豔。

鮮蝦雲吞。香港的雲吞湯有一個鮮味很濃,我個人台式餛飩湯喝多了並不是很習慣。雲吞本身料很實在,口感很不錯。

完全沒有看過其它人推薦的皮蛋瘦肉粥。之所以點皮蛋瘦肉粥只是單純因為我常吃,所以這碗粥真的有叫我驚豔,可以說是我這輩子吃過的皮蛋瘦肉粥中的狀元了。

 何洪記的粥真的名不虛傳,半化的米粒,熟度剛好得瘦肉,吃第一口就覺得很舒服。

帳單,本餐吃掉了288。香港的物價真是比台灣貴多了啊。

2015米其林一星的一樂燒鵝

簡單兩個字:好吃。
這趟本有想同時吃一樂跟甘牌,奈何想吃得太多,吃得下的有限,這趟就先吃吃一樂吧。


這兩年香港店租大漲,名店漲價可是不會慢。招牌的燒鵝腿(香港叫鵝脾,這要記不然不會點 XD)都漲到102了。

鵝牌瀨粉。瀨粉就是米粉,也就是燒鵝腿米粉湯。這碗102港幣,但是回來發現我拍得不太好,沒有很誘人 囧。鵝腿好吃,肉嫩汁多,火候控制的好。

另外點了油雞叉燒飯,55。故意選了不是鵝的另兩種,都好吃。

邪惡的近拍。

一樂店面很小,用餐環境很擠,吃完還擠不出來,因為根本沒有任何走道,大家一個捱著一個坐。雖然如此,周遭上班族,本地吃客以及外來觀光客還是乖乖擠在一起等著吃。可以想見好吃程度。

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貧窮、窮忙現象的一些思考

楔子

這幾天看了這本書 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
看到一半的第一個感想是,不愧是得過普立茲獎的記者,裡面隱含了很多發人深思的觀察。如果你對這主題有興趣,應該要自己閱讀這本書,我這篇並不是要介紹書籍。雖然這文章是從這本書作為起點,但會延伸的更遙遠。

1. 貧窮
謝普勒的書把焦點放在美國境內貧窮族群上,我要以此做一個簡單分類。
第一種是,社會的貧窮。也就是說整個社會處於貧窮狀態,個人的努力會受到社會狀態抵銷的狀況。
例如:她無法否認眼前出現的這一幕:中國的狗吃得比北韓的醫師好
這篇中所描述的情形。以及第三世界國家的貧窮狀態,那是一個社會處境問題,個人的作為在其中顯得極其無力。
第二種是,生活的貧窮。就是謝普勒書中所描述的族群,他們生活在一個相對富裕社會,以全球的絕對標準來說處於物質富裕。但以所處社會的生活水準來說卻處於一個痛苦的局面。

我所思索的是第二種。
跟窮忙(working poor)會一起出現的還有向下流動(downward mobility),這其實是一個現象的兩種說法。類似的社會現象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人類社會,「貧者無立錐之地」出自董仲舒,他是西漢武帝時的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杜甫的著名詩句,這是唐明皇時期。研讀中國中古史就可以知道,所謂合久必分的真相是「貧富差距擴大」,幾乎各王朝的替換都是因為貧富差距擴大,底層民眾生死掙扎造成的。被外部勢力入侵而亡者,只是少數。

貧富不均的原因有許許多多,但是輪迴那麼多次都是導到同樣結果,就代表這後面還有其他人們沒想到的環節。或許研究貧窮本身可以替這問題帶來解決的曙光。這並不代表說,貧窮是一個可以解決的問題,事實上我的看法是:貧窮是不可能消失的。

財富的分配從來沒有公平可言,或者說公平本身就是一個反射人心渴望的海市蜃樓。對人性來說如果躺著看電視就能有收入,那為什麼要爬起來工作。另一方面也就是說,爬起來工作必須帶來很多方面的高報酬,才能給我們足夠動力脫離沙發馬鈴薯狀態。而對每一個單獨個人來說,所需要的報酬種類跟多少是不同的,甚至同一個人在人生不同時期所願意接受的報酬種類與多寡也會有所不同。這段單純是要解釋用分配財富來作為解決手段是違反人性的,也就是要說不要講啥共產主義。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歷史都說著,只有讓人可以擁有報酬,人類才有動力活動。亦即「先能自利,然後能利人」。

2. 貧窮的原因
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第一個句子,「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用富裕與貧窮來替換幸福跟不幸,這句話也是成立。有另外一本書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作者因為某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為什麼窮人都在做自我毀滅的事情」而寫出的辯駁文章,又因為受到許多迴響而將之擴張成一本書。之所以受到許多迴響是因為作者本身就是美國社會中的窮人,做著多份工作卻無法脫離貧窮線。我沒有寫出書的副標是因為我覺得副標混淆了焦點,貧窮並不是某個世代的標籤,任何世代任何年齡層都有可能陷入向下流動陷阱,而成為貧窮族。

謝普勒在前言中有一段話「對每個家庭來說,貧窮的組成都是部份經濟因素、部份心理因素、部份個人因素、部份社會因素;部份過去影響、部份現在狀況。每個問題都會擴大其它的問題,環環緊密相扣。」

貧窮最明顯的現象是經濟因素,當所得不足以支付支出、當金錢所營造的防禦城牆不足以抵擋突發事件造成的衝擊。這裡就有兩個變數,所得高低、與資金多寡。這裡不用資產而用資金是因為有些資產欠缺變現能力並不一定能形成應付突發事件的防火牆。

所得高低本身就是一個多項變數影響的因素,「你是否具備有市場的硬技能,處理日常生活事務的軟技能是否有所欠缺」。硬技能一般是透過學校教育以及職業訓練或前一份工作取得,軟技能則通常是在家庭與同儕團體中養成。也就是說這兩個項目其實含括了一個人整個人生的經歷。

資金多寡也是一個多項變數交織的結果。所得高低、金錢運用傾向、財務管理能力、人際網路能給予的支持程度。

兩者合併起來就是一個人在社會活動以及成長過程的總結。換句話說,我們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一個人是否會貧窮其實是他一輩子所有活動累積起來的結果。不過這個圈並不是白繞的,這讓我們撇見了一個影像,一個幸福家庭都有的影像:注重教育、人際關係良好。心理學上來說,這兩者分別築基在學習能力與有自信心上。

3. 結論
人生漫長而世界多變,可能有一天我們會碰到賴以維生的硬技能不再被市場需要。或是遭遇疾病、意外等巨大衝擊打破我們所擁有的財務安全網。在金錢的外蓋之下,真正能依靠的是,能夠學習的能力以及人際網路。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