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星期六

春節假期的倒數第二天

在假期的倒數第二天,原本想去北科大大門對面的Mr. Brown吃下午三點的午餐順便看這個月的財訊。搭捷運的時候,卡片又跟閘門感應器鬧彆扭,正在努力說服兩者言歸於好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穿著火辣的小妹妹從我面前經過。在這個冷風強過陽光的天竟然只穿件單薄的上衣跟熱褲。雖然大腿不錯看,但是我穿外套都還隱隱有寒意的天氣既然能穿這麼少就出門也不由得不讓人佩服。後來發現原來是要去約會,嗯該說愛情真偉大嗎?

當我大老遠到了Mr. Brown之後發現,客滿。這還是我第一次碰到這間店客滿。末法度,只好找其他地方,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在光華附近繞了一圈。坦白說,我覺得新光華那位置並不好,動線不佳。不過今天倒是許多人提著一大袋電腦零件,看來今天店家生意還算不錯。買了一個黑色墨水匣,原廠的墨水還真是貴,難怪HP這一波沒大虧。

可能是天氣好吧,沿著當兵前常走的路線,從光華往台北車站前進。自從捷運通車之後就很少走這一段路了,發現沿路沒落好多,走路跟騎車或開車不同,要瞭解一個地方就要靠兩隻腳慢慢走。左邊多了棟住宅大樓,看外表還不錯。右邊開了許久的店家關門了。來來飯店外表整個拉皮過,看起來煥然一新。只是跟十多年前相比,如今的市容有一種說不出的滄桑,滿路的空店面,很明白的訴說,財訊上面那些鼓吹買房地產的文章絕不能信。

說不定真的老了,走這一段路就覺得有些累。還有些店家尚未開張,可以坐下來的地方更少了。
好不容易發現漢口街上那間曾經去過的羅多倫有位置,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一邊看雜誌一邊納悶,現在的小朋友都不知道離開前把用過的餐具拿去回收台嗎?

在咖啡館忽然聽到死神的精確度的電影主題曲Sunny day,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忽然想到原本想要買的木匠兄妹CD,剛好佳佳唱片行就在附近,運氣不錯找到張雙CD的精選,為了想好好聽Carpenters的歌,又去NOVA買了組新的電腦喇叭,然後滿意的回家。

Carpenters的歌真是好聽,即使已經過了將近40年。就像死神精確度裡面說的,音樂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2009年1月24日 星期六

09年新春年假開始

今天三點剛過大頭目就發信說沒事的早點下班,五分鐘之後就整間辦公室空空蕩蕩的。

雖然外面真的很冷不過各家賣場倒都是熱鬧滾滾,從愛買、SOGO到新光三越再到紐約紐約到處都是人潮。雖然不太舒服的左眼會因為冷風猛吹而隱隱作痛,但還是很努力的四處張望小女生的大腿。實在是很難相信會有人在這種寒風刺骨的天氣穿短裙,但是真的有而且還不少人吶。害我不知不覺越晃越遠... <= 這叫牽拖

原本想買件牛仔褲,聽說edwin有針對中廣的中年人推出的特殊系列。一邊很想買一邊又很不願意買,唉。結果牛仔褲沒買倒是買了件MUJI的襯衫,原因只是因為muji的衣服現在打六折。
但是,我買了一件沒打折的 囧
真不知道是到底去做啥的。

其實蠻喜歡MUJI的風格,素色沒啥花紋,符合我的低調哲學,哇哈哈。
但是無奈的是他的版型都是竹竿人的,肩膀跟袖長常常不夠,還會自動縮水。本來可以穿L號,現在變成XL,那也就算了,只擺出S跟M這算是啥待客之道阿。小心我告你歧視胖子喔。另外,台灣又少引進衣服,同樣一款從前年看到今年還在那擺,真是。另外MUJI的衣服真是暴貴,在日本可是標榜品質與便宜的平衡,怎麼來的台灣就變成高檔貨的價錢。但還是忍不住會買,真是糟糕。

這一次發消費券,效果真是出乎意料的好。不但各家百貨公司、大賣場人滿為患,還幾乎每個人都有購物,滿路行人都提著購物袋,捷運因此又更擁擠了。只是這塊餅似乎也都是大型企業吃掉了,小店家能分到的很有限,貧富不均的問題,怕是會繼續惡化下去吧。不過,現在大家都認為提振需求比較重要,貧富不均與預算赤字留待以後解決,這樣做到底對不對?應該是不會有答案吧。

消費券應該要過年期間用掉才符合社會公義吧,要開始來想想要來拿去買什麼好。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扁案有感之碩鼠碩鼠無食我黍

今天的報紙頭版都是阿扁,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在WIKI上翻詩經篇章時看到的一篇,碩鼠。

碩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
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
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
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如果把三改成八就更有味道了。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八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
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八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
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八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
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從「台灣之子」變成「台灣碩鼠」,固然當事人自己有問題。可是縱養這隻「碩鼠」的大眾難道就沒有問題?去此鼠之後會不會有下一隻「碩鼠」? 真希望我的命有長到能夠看到「碩鼠」絕跡的一天。 咦,你說那要先長生不死,冏。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很多愛情故事喜歡這句話。似乎很romantic,但是可惜的是現實是殘酷的。
這八個字出自詩經/擊鼓,有沒有覺得題目有點不對呢?
請看wiki上對這篇的解釋
http://zh.wikisource.org/wiki/詩經擊鼓

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長期以來做為求愛佳句的文字,起源卻是如此悲傷,是否出乎意料?
這時候不由自主想起最經典的廣告句: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

「咚、咚、咚...」
鼓聲從遙遠地方傳來,每一下都讓心臟振動一次。將軍高舉手上長戟,驅車往前急奔。
隨著馬匹的加速,戰車跳動的越來越劇烈,敵軍的盔甲在陽光下輪流閃耀。
「衝吧!」回家的路在前方不在身後,只要衝過這敵陣,就能夠與你再次相見。

「砰、砰、砰...」
木樁擊打泥土的聲音從四周傳來,赤裸的上身在烈日下反射出大片汗光。
車行向南,將軍說這一次的目的地是陳國與宋國。心中憂愁難解,是因為與你越來越遙遠的緣故嗎?

「殺、殺、殺...」
這震天的殺聲是從那來的,我的馬呢?沒有馬戰車就走不動了,沒有車我要怎麼回家呢?
這裡是哪?樹林中怎麼會四處都是殺聲?

「噹、噹、噹...」
鐘聲中牽著你的手,對你許下承諾。雖然出征在即生死難測,必將歸來再次牽著你的手一起老去。鐘聲似乎還在耳邊,可惜上天卻不肯讓我再活下去。老天阿老天,為什麼不讓我達成我的諾言?

2009年1月18日 星期日

消費券 真能救經濟?

今天發消費券,排隊排的好長阿。發消費券這招是挺有創意的,就提振內需來說多少是有效果的。但是真要指望靠這每個人3600來扭轉蕭條的景氣,可就無異癡人說夢。

從遠距離來看,整個去槓桿化演進過程會是這樣:
資金供給無法進一步支撐價格上漲,流動性危機出現。
資本市場因為欠缺新的資金供給,使得資金流動速度降低,出現金融危機。
隨著金融機構倒閉,全球供應鍊開始降低庫存提高現金水位以應付突發狀況。
工作機會減少,進一步使貨幣流動速度減緩,進一步衝擊資產價格。
各類資產價格開始進入重新估價階段,各國真實幣值也開始調整。
全球供應鍊調整以反應各貨幣的真實購買力。

從二戰之後的經濟發展,主要就是全球供應鍊的形成。這條供應鍊的終點在美國,源頭則不斷在資源豐富地區移動,從亞洲四小龍到中國東南沿海再到整個中國與印度。美國市場就像吸塵器一樣不斷把遠地的資源(天然資源與勞動力)吸入肚中,直到再也吃不下東西為止。這也意味著這一條供應鍊將要瓦解,就像一次大戰前的英國一樣。情況比較好的是,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要發生大規模戰爭的跡象。

供應鍊的調整勢必會造成短期的混亂,加上資產重估價難免會有人損失有人獲益。台灣一直以來把自己放在這條供應鍊的上游所以在清理庫存的時候就感受到沈重的壓力。不過對於目前製造業以無薪假與裁員來因應,實在是非常感嘆;前者把經營風險轉嫁給員工,後者屈服於恐懼導致無能抓住此機會進一步擴張。因為供應鍊的瓦解是從末端開始,末端承受的壓力遠較上游來的大,這正是上游業者兼併產業下游的大好機會。

消費券的發放或許有助於庫存消化,但是由於台灣市場根本不足以消化這條供應鍊上的所有產能,終究還是得回到去槓桿的進程上。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替陳沖鼓鼓掌

今天的新聞說金管會宣佈10號公報如期實施,看得真是忍不住為陳沖叫聲好。九萬兆上任以來,政策搖擺不定與扁政府完全相同。特定利益團體只要疏通一下媒體為其搖旗吶喊,就能扭轉政策方向,經營不善的公司可以大放厥詞要政府救,還大言不慚只要100億。哼,10幾年來這家公司現增了幾百億,經營績效何在?除了高層分紅年年上新聞之外,拿不出什麼成績。

10號公報只是一個會計準則,並不會影響現金流,最大的影響在於公司灌營收,存貨認列的金額。之所以會有10號公報的存在就是為了補救有些公司利用子公司「美化」營業額的行為。

政策的執行,只應該問對或錯。對的事情為什麼不做?說銀行會緊縮銀根這種假設的理由,讓人不由得懷疑,是否原本的財報有過度評價的存貨數字。

金管會成立以來沒做過幾件有益處的事,造成的傷害倒是不少,這次能守住立場倒是讓我訝異。以投資人的身份來說,一張無法反映出公司真實狀況的財務報表,表示是一個陷阱。經營層任何隱瞞與誤導的行為,都表示該公司不值得投資。我倒是很希望能有人把關說10號公告的人都公佈,這資訊對於我選股非常有幫助阿。

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元旦期間的移民署當機事件與乖乖的關係

看到標題或許讀者會以為,這篇也是要講綠色乖乖很重要之類的廢水文。不過,你猜錯了,我個人一向很鄙視那些平時不用功只想靠拜拜來打通關的同業。跟乖乖有關係是因為,這次移民署電腦當機事件中,那篇把乖乖吃掉的文章,竟然是我的廠商的工程師寫的。

原本對於這個事件只是從報紙上看看,順便譏笑一下報社記者的無知,比如說自由時報一篇由姚介修、羅添斌署名的報導『移民署境管電腦凸槌/當機36小時 「丟臉丟到國際」』。其中有一段說到:

據了解,電腦可在昨日恢復正常,完全是歸功一名已有二十年資歷的移民署資深高級電腦分析師章毅昌,而且是昨天內政部長「欽點」的人物。他在昨日下午一點站上火線指導,兩點五十分電腦搶修恢復,四點三十分補登資料完成,五點完全恢復正常。

這也使得基層紛紛納悶,為何在電腦當掉三十一小時後,才找到建立系統的工程師,實在讓人難以理解;顯見高層在緊急處理時未加入專業考量找到「對的人」,不但旅客、基層受到影響,國家聲譽、機場評比受到的損害也很難彌補。


最好就是這位電腦高手可以讓資料restore速度加快10倍啊。前一天的消息已經公告是儲存設備故障,資料回存的時間受限於硬體的限制,再高的高手也無法加速。以這種莫名其妙的時間點關係來導出沒有用「對的人」不知道是這兩位記者是『聰明過人』還是別有用意。

但是今天忽然聽到廠商工程師說起,才發現原來移民署用的設備,我這邊也有,囧rz。霎那間,原本只是哈拉的話題忽然變成切身相關;除了東西一樣之外,維護的人馬也一樣,難怪今天會變冷阿。除了透過google把所有相關新聞與blog都看過一遍之外,還把廠商的工程師抓起來逼問。

原來移民署這次出問題所用的設備是上個世紀很流行的組合,SUN的大型主機E10K與EMC的高階儲存設備。但現在已經是2009,所以這套系統也已經用了10年,甚至於SUN與EMC都已經宣告EOSL。什麼叫EOSL?『就是不要說買整台了,現在已經連零件都沒有了。』(拖到一個設備連零件都無法替換卻還在使用,你說移民署的人有沒有疏失?)

坦白說,類似的主機與儲存設備再現在還使用在很多地方,而且都是很重要的地方。(就是因為太重要到無法輕易更換才會留用到現在阿。)這一次移民署的大當機,把相關人等的神經又緊繃了一步。因為翻出EMC的公告文件出來,確定相關零組件已經於去年9月全面停產,SUN的主機則是於今年1月停產零件。好險是兩年多前我剛接這工作時就有提出系統更換計劃,今年度已經是到了汰換掉舊設備的階段,加上這次事件汰換速度應該會更快。

說到乖乖,也不知道是那個天兵想出來的? 現在可真是到處都可以見到,平時不知道鑽研技術、提昇能力,靠幾包乖乖就想要叫系統不出包 =.=

那天機房變成老鼠窩就知道乖乖的用處了。以移民署這次的問題來說,一面倒的說是因為乖乖被吃掉了所以當機,事實上去年就已經有設備故障(把廠商工程師抓起來刑求問出來的),只是不把事情當成一回事。再加上更換承包商這種事竟然是在合約到期前一天才換,出事的時候新廠商根本還沒有進駐,那也表示移民署完全沒一丁點IT專業,也完全不尊重技術專業。這次的問題可以大聲的說沒有人為疏失,但是肯定有管理疏失,當機當的一點都不冤。更有甚者,保持這樣的管理方式,未來還是會繼續當機下去吧。

警告:以下說一些比較專業的東西,有助眠效果,請勿於上班時間觀看,免得打瞌睡變成黑五類。

E10K+EMC Symetrix系列Storage,在那個年代必然是使用raid 1,也就是做mirror。同時損壞production與standby的4顆hard disk是很難讓人相信的事情。除非原本就已經有硬碟故障但是沒被發現,不然就是production故障,資料損毀之後又透過replication機制把損毀資料備份到standby。如果是前者,那去年的維護廠商就問題大了;如果是後者,表示系統設計上有瑕疵,應該整套更新。以移民署每年的維護費用來說,三年的維護就足以重建一套全新系統,不肯更換只能說是官僚心態。

會造成這樣大的當機事件,原因不會是單純的一個點,必然是長期累積下來結果。很多機關只想著把一切外包,但是承包商又怎麼可能有能力瞭解系統全貌?如果他能夠瞭解的話又何必只做苦哈哈的SI生意,只是許多公司與單位都只想把自己不會的東西用錢解決。比方說E10K,我可是吃了這套古董機器不少苦頭,上面許多東西都是當時SUN的工程師自己想出來的,不見於古籍也不為外人所知。好險是SUN有把文件開放在網路上,一點一滴的唸了許多才摸清楚這台骨董是怎麼運作的。

如果一切抱著讓廠商做的心態,我根本不可能提得出如何更換的計畫。指望SI?你怎麼不乾脆指望中張樂透好回家當宅男?

Engineer就是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外包商能做到什麼程度,端賴發包的人對於整個系統瞭解到什麼程度。如果發包的人什麼都不瞭解,那就算發包出去也是一樣會出包。

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薪水二萬二 「我念大學幹嘛」

這是今天某條新聞的標題,唸大學幹嘛?似乎好像沒有人曾經說過唸大學等於高薪。撇開這點不論,以今天台灣的物價水準,一個月兩萬二是否足夠生活?當然台灣各地物價水準也是有差異的,不過如果考量到房租費用,也就是假設沒有長輩有形無形的資助的情況下。兩萬二薪資夠除勞健保、福利金、退休金提繳等等費用,實際領到手算兩萬好了。在小型都會區這樣的薪資或許足夠支應日常生活中種種費用,但是在台北地區就顯得抓襟見肘了。以目前台北都會區涵蓋全島1/4人口的現況看來,約有1/4的人會拒絕這種工作offer。就算是非台北地區房租較低的地方,這樣的薪資也是接近收支相抵,所餘不多。

以小時候唸過的經濟學來看這件事,當勞工收入低的時候,勢必會引導出價格降低的趨勢線,用句媒體喜歡的術語叫做『通縮』。如果我今天是經濟部長或是行政院長,對於勞工薪資絕對會非常注意,因為這關係到內需市場的大小。一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正是剛經濟獨立自主最捨得消費也是最需要花費的時候,卻碰上「低薪時代」,造成的影響是什麼?這整個世代都會維持消費緊縮狀態,即使日後他們薪資成長,消費卻也會陷入錙銖必較的行為模式。當然這樣的狀況只是一個「現象」無所謂好或壞。但是這樣的現象也就不需要大費周章指望民眾增加消費了,根本沒錢的情況下又怎麼可能增加消費。

經濟社會中,每一個環節都是互相影響,大學生起薪低當然是一個很複雜的現象。從產業的薪資水準降低到新人的能力等級都可能是影響薪資的變數,但是薪資與物價又息息相關,新人起薪低會影響許多產業,已婚有小孩的家庭最大的支出在房貸與教育費。但是剛出社會的新人花費卻是遍及各種產業,新人起薪低,對於內需的各行各業的衝擊是緩慢但是明顯而且會累加的。這幾年島上內需產業不振,新人起薪負成長是很大關鍵。這個影響會是深遠而且難以抹滅的,整個世代的消費行為定型之後就很難改變。

目前社會上有很多事情應該要有人關注,官方應該要做的,都沒人關心沒有任何行動。反而是一些無意義的事情吸引了最多的焦點,比如說「扁案」、比如說「救DRAM」。前面就不用說了,後面救DRAM這檔事,老實說重點不再要不要救,而在怎麼救?面對韓國人拿匯率來當籌碼的情況,投錢給這幾家DRAM廠根本沒意義,還不如用國家基金去併購英飛凌或爾必達再轉頭授權國內廠商。

救不救DRAM產業只是一個小問題,薪資一年比一年低落才是一個結構性難解的問題,需要認真思考研擬對策的困境。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