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1日 星期五

我們還有彼此

渾沌指著索蘭尼亞騎士
「帕拉丁已死!你們孤單無依!」
渾沌指著黑暗騎士。
「塔克西絲已逃!你們已被捨棄!」
渾沌張開巨大的雙手,彷彿準備吞沒整個宇宙。
「失去了希望,失去了諸神,你們還剩下什麼?」
史鋼拔出寶劍,高舉向天空。
金屬並沒有反射火光,而是發出如同月色照在冰河上的冷冽白光。
「我們還有彼此,」他回答。

這是龍槍,夏焰的巨龍中的一段。這也是我幾十年來所唸過的文字中最讓我動容的一段。
索蘭尼亞騎士與黑暗歧視是信仰兩種不同神祇的敵對雙方,在被雙方的所信仰的神祇所捨棄之後,兩方的殘存者同心協力向諸神之父也是擊敗諸神另一個神祇挑戰。

當一切都消失之後,並非如潘朵拉之盒中出現的微小希望,而是人類彼此。人類沒有利爪沒有尖牙,支撐人類存活在這世上的,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扶持。

在惡水之後,又憶起這段文字。不勝唏噓。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