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日 星期一

到渥太華的第一個週末

現在是下午一點,可是還蠻想睡的,雖然來到這邊已經第三天了。
很多事情親身經歷所獲得的遠比透過閱讀或聽來的要多得多,感受最深刻的兩點
1. 這邊的人種多元,來自世界各地;有白種人、亞裔面孔、中東面孔、非裔。相較之下亞洲各城市真是單一許多。在這種環境之下,也難怪這邊的人對於異見的包容性要高得多。
2. 獨立性;因為北美地大人稀,所以生活大部分要靠自己,造就這邊的人獨立性格。

這種文化上差異的感覺很明顯,但是這樣當然也有好有壞,亞洲區的國家相較之下就比較注重團隊,或說喜歡結成群。而且因為人與人間同質性較高的緣故,彼此間的溝通成本較低。但是大家都一樣,所以就會一窩蜂 =.=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