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2011下半年歐債影響下的日子

雖然希臘債信問題從2010就開始陸續發酵,但是直到2011年8月份開始才真正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恐慌。遠在半個地球外的台灣股市更是從8月下旬開始進入跌跌不休的空頭循環。很不幸的,這一次我的反應太過緩慢,即使到了12月中,我的股票部位與歐元部位都處在高水位。換句話說,這四個半月來受傷慘重 =.=
 反省原因,一方面8月份是台股除權息旺季。為了參與除權息而提高股票部位,以及因為離職後把閒置資金重新配置到股票與債券基金上,因而出現絕對數字大的虧損。另外則是股票操作上太晚認清空頭市場的到來。反彈雖然有賣出,但是賣出的部位太少,回補的又太早也太多。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則是,沒有認清業餘與職業投資者的關鍵性不同:靈活度的要求不一樣。
職業炒手的性命在於能否嚴格管控現金部位,最大的悲哀在於「高點無股可賣,低點無錢可買」。這幾個月充分體悟到後者的悲哀 =.= 這幾周讀了張允松的「從20萬到10億」與蘇松平的「不蝕本投資術」。兩個作者都很強調手握現金的重要性,張允松的書裡不斷反覆出現:你買股票是為了賺錢,不是要和股票戀愛。在手上資金全數被套牢的狀況下看得真是欲哭無淚 Orz 
原本我以為我的心理狀態已經很強韌,現在才發現那是因為之前一邊上班的關係資金調度沒那麼靈活,使得許多現金idle在戶頭中,附加作用使得我沒有加碼到滿過。
而這次空頭中滿水位持股,每天看著數字盤算著要認賠那一檔,壓力之大實已接近我自己能忍受的上限。更可怕的是盤整之後的猛殺,會在瞬間把信心殺光。我自己的判斷是:歐元不至於崩潰。因為它根本沒辦法崩潰...。但是市場的恐慌已經到了高點,隨便一個消息就會忽然崩跌,而台股還比別人多了明年初會再次政權替換的風險。於是跟著跌卻不會跟著漲。雖然判斷能下修的程度不多,但是窒息交易量根本無法營造出反彈行情。一點一滴的消耗,感覺真像是被凌遲。難怪高手寧可休息不做。 可嘆的是,我這次頭洗了一半,認賠逃走一向不是我的風格,只好用自我磨練來解嘲。

1 則留言:

eason 提到...

中日聯手助歐? 別有用心.. http://beta.im.tv/article.aspx?cid=50&id=32801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