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法制的重要

今年是文革50年,每次讀到文革相關歷史總是有個疑問,何以一個那麼大的國家會進入這種瘋狂狀態?

今天看到一篇原載在炎黃春秋上的文章,「以黨治國」面面觀,才有點明白。文革可以說是長達20年為了政爭而去法制化的反撲。唐德剛在他的著作中不斷提到中國近代史是一個從中古往現代過渡的過程,時不時會有進三步退兩步的情況,因為人的思想沒有跟上。

比較美國的建立,初代領袖們致力於國家的制度謹守三權分立原則,造就美國國力不斷往上升的發展軌跡。中國人相比之下短視許多,愛走馬上看得到效果的路線。這種趨向到現在也是沒改。

吳曉波在激盪30年裡面有段提到,威爾許說過:他去中國很多次,但每次都覺得自己完全不瞭解這國家。這句話我也深有同感,雖然我只去過3次,但越研究共產黨的歷史與資訊就越覺得不瞭解....

他們似乎很認真的說著,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的語言。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