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薪水二萬二 「我念大學幹嘛」

這是今天某條新聞的標題,唸大學幹嘛?似乎好像沒有人曾經說過唸大學等於高薪。撇開這點不論,以今天台灣的物價水準,一個月兩萬二是否足夠生活?當然台灣各地物價水準也是有差異的,不過如果考量到房租費用,也就是假設沒有長輩有形無形的資助的情況下。兩萬二薪資夠除勞健保、福利金、退休金提繳等等費用,實際領到手算兩萬好了。在小型都會區這樣的薪資或許足夠支應日常生活中種種費用,但是在台北地區就顯得抓襟見肘了。以目前台北都會區涵蓋全島1/4人口的現況看來,約有1/4的人會拒絕這種工作offer。就算是非台北地區房租較低的地方,這樣的薪資也是接近收支相抵,所餘不多。

以小時候唸過的經濟學來看這件事,當勞工收入低的時候,勢必會引導出價格降低的趨勢線,用句媒體喜歡的術語叫做『通縮』。如果我今天是經濟部長或是行政院長,對於勞工薪資絕對會非常注意,因為這關係到內需市場的大小。一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正是剛經濟獨立自主最捨得消費也是最需要花費的時候,卻碰上「低薪時代」,造成的影響是什麼?這整個世代都會維持消費緊縮狀態,即使日後他們薪資成長,消費卻也會陷入錙銖必較的行為模式。當然這樣的狀況只是一個「現象」無所謂好或壞。但是這樣的現象也就不需要大費周章指望民眾增加消費了,根本沒錢的情況下又怎麼可能增加消費。

經濟社會中,每一個環節都是互相影響,大學生起薪低當然是一個很複雜的現象。從產業的薪資水準降低到新人的能力等級都可能是影響薪資的變數,但是薪資與物價又息息相關,新人起薪低會影響許多產業,已婚有小孩的家庭最大的支出在房貸與教育費。但是剛出社會的新人花費卻是遍及各種產業,新人起薪低,對於內需的各行各業的衝擊是緩慢但是明顯而且會累加的。這幾年島上內需產業不振,新人起薪負成長是很大關鍵。這個影響會是深遠而且難以抹滅的,整個世代的消費行為定型之後就很難改變。

目前社會上有很多事情應該要有人關注,官方應該要做的,都沒人關心沒有任何行動。反而是一些無意義的事情吸引了最多的焦點,比如說「扁案」、比如說「救DRAM」。前面就不用說了,後面救DRAM這檔事,老實說重點不再要不要救,而在怎麼救?面對韓國人拿匯率來當籌碼的情況,投錢給這幾家DRAM廠根本沒意義,還不如用國家基金去併購英飛凌或爾必達再轉頭授權國內廠商。

救不救DRAM產業只是一個小問題,薪資一年比一年低落才是一個結構性難解的問題,需要認真思考研擬對策的困境。

沒有留言: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