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 星期四

我生氣了,所以直接丟辭呈

我發現我是棉裡針的個性,平時都嘻嘻哈哈沒什麼關係,很少動怒。可是一但生氣就沒有挽回餘地。 (攤手)

所謂歷練,就是要實際上去經歷某些事情。經驗這種東西除了親身碰過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取得,既不是隨便聽聽他人怎麼說就能理解,也不是有足夠聰明才智就會知道。但是人性愚蠢,總是以為天下是固易易。在旁邊說得一嘴好本事的人遠多過於有真才實學的人。

經營一個對外的service,面對不限定的使用者跟只面對對內user的系統。難度與心態都有很大的不同。可笑的是許多公司都是拿內部IT,或者去找個其他公司的內部IT主管來做對外service。當然最後會導致失敗。

上星期一公司通知來渥太華,星期四搭飛機,渥太華時間星期五進辦公室。然後星期一發現,整個專案postpone,重新排一下要做的事情,發現我可以提前一週回台灣。既然專案已經取消,沒有什麼必要多留一週,為了這一週的stay就鬧出糾紛。從銀行來的主管寫了封語帶恐嚇的mail給我,看完一整個不爽,打官腔擺官架。反正把我塞在加拿大就好了是吧。媽的,飛過大半個地球救火耗費的力氣要多少。跟我嗆聲,很好那你就自己想辦法吧。我沒興趣跟你共事。

下班飛機就回台北辦離職手續。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