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電影版死神的精準度


星期四晚,下了許久的雨終於停了,這種時候不是正適合去看雨男千葉嗎?於是,跑去看了死神的精確度的電影。

坦白說,實在是大失望阿。雖然說電影與小說是不同的媒介與表現方式,與原作有所不同本就是意料之中,但是電影中有許多更動卻讓人不由得嘆氣。

電影只有三段故事,礙於片長與表現模式的不同,三段算是合理的安排,電影截選的是死神的精確度、死神與藤田、死神VS老婆婆三篇,並將基調環繞著鈴木一惠這角色,原本小說中死神vs老婆婆中的那位老婆婆雖然是曾經出現過的人物,但並不是一惠。三篇與同一個角色相關連自然劇情張力高出不少,三段故事這樣安排也算是不錯的決定。雖然我個人覺得與其選死神與藤田這篇不如用戀愛與死神這篇,然後用戀愛與死神、死神的精確度、死神vs老婆婆這樣的順序來展開。

金城武飾演千葉確實是很適合,說不定原本依版在構思千葉的時候就是用金城武當範本。用門來作為場景切換,以及把調查科用黑狗來表現,這幾點都算是有創意的轉換。另外還有主題曲的帶出,用情節轉換來烘托整首歌,這手段倒是第一次見到,而且效果很不錯。

那我到底失望什麼?難道只是因為全片沒有辣妹搔首弄姿嗎?當然不是,首先對於千葉的性格的設定很矛盾,原著中千葉是個對人類不太關心的傢伙,小說一開始就透過千葉的嘴說明,「這不過是份工作。」可是電影中卻改成會說出「判斷是否達成人生的目的」這樣輕率說詞的老兄。(小說中是7天,電影中沒明說但以劇情推演看來應該只有3-4天,加上死神沒有什麼特殊能力,要如何判斷出有沒有達成人生目的 =.=)與黑狗兄的對話又顯得黑狗兄很熱切期望「許可」這答案,這又造成另一個問題,千葉的工作並不是找出理由讓人活下去,也就是說跟黑狗兄間的對話,一大半變成弄巧成拙,反而削弱了死神的定位。讓人覺得,千葉是替已被決定死亡的人翻案,如果如此那幾乎完全都核可得成績豈不是挫折感很大,應該會倦勤吧。

另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節奏掌握不佳,這個是日本電影的通病。加上本片為了遷就原著的情境與橋段更是讓故事進行的節奏數度失去掌握,像是製作人出現那段,兩個陌生人八拉巴拉說一堆就能讓處在逃命中的千惠同意並且讓死神也相信千惠有副好歌喉。這種牽強的處理方式只是在掩飾沒有足夠時間鋪陳,只好草草收尾的窘態。(一惠在公園受到襲擊那段實在沒有必要,咖啡廳中回想前的電腦動畫也是無意義)

持平的說,這部電影只是呈現原著的皮,而沒有抓到原著的精隨;又不敢大膽的改變原著的設定與情節,比方說竟然已經將一惠作為連接三段的線索,何彷改由一惠的角度切入,死神數度出現在她身邊,最終在她年老時終於認出了千葉。畢竟這只是一部為了追求商業利益而借用小說知名度的失敗改編作品。

沒有留言: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