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雖然我平時不喜歡假日去電影院,但是今天心情小悶,想說去看早場應該不會太多人。
跟櫃台賣票的小妹說,「最近的一部。」結果是班哲明的奇幻旅程。
如果早知道這部片這麼沈重就不會選今天看了。

費茲傑羅原著,大衛芬奇導演,布萊德比特主演,早就該知道這不會是輕鬆笑完就過去的電影;但是這些在我買票的時候都不知道,甚至我直到最後看到演員名單才知道原來主角是布萊德彼特。難怪看到一半覺得男主角很面熟,哈。不過劇情太吸引人也是原因,沒怎麼多想演員是誰。

電影一開始就是女主角在颶風來襲前生命走到盡頭的場景,聽到女兒對母親說:What can I do to make you easier. 眼淚直接就流下來,讓我接下來好幾分鐘都沒注意到劇情。整部電影就從面對死亡開始,據說當初費茲傑羅的故事靈感來自馬克吐溫的一句話:『如果我們能夠出生的時候80歲,逐漸接近18歲,人生一定更美好。』大衛芬奇更是直接把班傑明的家設定在養老院,讓他從一開始就學曉什麼叫死亡。

或許真如馬克吐溫所說,及早體認到生與死,我們會因此更加成熟。所以班哲明的很多行事頗有我不及之處,比如說:
Benjamin最後為了讓Daisy跟女兒能夠有正常的生活,能毅然決然放棄所有遠走他鄉。
在紐約與Daisy分手之後,聽聞Daisy出車禍時專程飛到巴黎,即使Daisy如此決絕,他仍然在暗處持續關心,這種事情我應該也是做不到的。
還有能原諒他老爸拋棄他的事實。
You can be as mad as a mad dog at the way things went.
You could swear, curse the fates,
but when it comes to the end,
you have to let go.
真是有道理阿,只是let go談何容易。

從一開始造鐘的師傅為了哀傷戰死的兒子,造了倒退的時鐘;到片尾時收在倉庫的時鐘被洪水淹沒。David Fincher真的是個好導演,169分鐘的片長卻沒有沉悶的片段,主旋律一直扣緊生命與死亡、愛情與親情。只是劇中很多東西沒有經歷過的人應該不會懂吧。

在接近片尾時,有一幕Daisy牽著退化成學步小孩的Benjamin,整個放映廳卻充滿小朋友的笑聲。我個人其實是很動容的,當Benjamin退化到那種程度的時候Daisy還願意在旁不離不棄的照顧他,
如果我也能碰到某人在我沒辦法自理生活的時候還肯留在身邊,那應該是我上輩子積了不少德吧。(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上輩子不要說積德了,只怕留下不少惡業阿。)

片中有不少很有哲理的對白,有些出現的頗有說教意味比如說被雷劈七次的老頭最後說的話:
Blinded in one eye; can't hardly hear.
I get twitches and shakes out of nowhere;
always losing my line of thought.
But you know what?
God keeps reminding me I'm lucky to be alive.
那個畫面實在有些吊詭。

但有些安排的很好,足以讓人動容,像是:
we'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How else would we know how important they are to us?
以及Benjamin原諒他父親時的旁白。

老實說這真是一部少見的好電影,只是太過沈重了些,大約不太適合這個放浪的年代,所以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劇情片不是給它。

最後一個感想是布萊德彼特明明都年紀一大把了竟然還能夠裝成青少年,這我應該要效法裝成年輕小夥子才是。 =.=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