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再見 總有一天

中文電影預告片


這是一部已經有點時間的電影,好像是2010年的。沓子這角色由中山美穗演出,或許是因為沓子這角色在寫作之時她就有參與塑造的關係。電影中的沓子就像是收到犧牲打指令卻打出全壘打的豐一樣的不受控制卻又鮮明異常。

特別是在曼谷機場分別的那一幕。
沓子挽著豐的手被推開;然後牽他手又被推開;用力抱緊;用力親吻;最後哭泣離開。
鏡頭先是圍繞著兩人旋轉,然後再逆向旋轉。照出豐終於忍不住哭泣的一幕。

對沓子而言,愛情是她剩下的生命中所追求的全部。然而對豐來說這份愛情讓他困惑,他可以感受到內心的渴望,但是卻無法下決心拋棄他原本的生活:已經訂下的婚約、公司的職位。當然對電影已經拍成的年代的非日本人來說,其實無法理解那份掙扎。但是對沓子那種面對無法有結局的愛情的悲傷卻是跨越文化的感受,在機場離別時,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動作,表達了她不願分手的期盼。但終究等不到情郎的一點回應。中山美穗在那一個鏡頭中將失望、傷心、決定的轉換完全展現出來,讓人看著也跟著心中一揪。如果不是中山美穗,這部片就沒有什麼亮點了吧。特別是我看的pps版本把兩人初次相遇的激情做愛場面給剪掉了。 (/‵Д′)/~ ╧╧

而豐要等到25年後在看到他兒子不顧一切的生活態度時,才有足夠勇氣去追回沓子。當然這很明顯是一部男性電影,所以光子的心境被忽略了。現實上,25年的相處似乎是一段比年少熱戀更難割捨的羈絆。愛情其實不純粹,並不光僅僅只是肉體上的互相吸引。年輕時的豐堅持離開的決意,與年老時的豐追尋的決意,同樣讓人覺得無法認同。

裡面有句台詞讓我很感傷「當初是被你的夢想所吸引,但是達成那夢想的路不只有一條」,看到這我腦海中迅速的翻轉一遍後發現一個悲哀的事實:我沒有夢想。 我有計畫有目標,但是我沒有夢想。 我沒法說出:讓全世界的天空被我的飛機填滿。類似這樣有宣染力的話語。難怪我人生中感情的篇章只有寥寥數字。 ~>_<~

電影中有首光子寫的詩:

人死之前,有人會想起曾經被愛
有人會想起曾經愛過
我一定會想起曾經愛過

可是看完電影後,我想起的是席慕容的詩,不過我改寫了一下

如果你愛上一個人
請你 請你 竭盡你所能的溫柔對他
別保留 一絲 一毫
不管 這分愛能維持多久
不管 彼此間的差異多大

因為在這冰涼的世界裡
唯有相愛的人之間的溫柔
是我們能獲得的唯一暖意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