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情書 (一)

在我寫這封信的時候
MSN上仍然不斷傳來你的訊息,看你訴說著生活的瑣事
當你說到快樂的事,我的心情也跟著快樂
當你說到悲傷,悲傷也同時感染了我
從來沒想到我的喜怒哀樂竟然會受到這一行一行出現的訊息所左右
我不曉得螢幕另一頭的你,怎麼看待這個每天陪你在網路上聊天的男子
只是一個普通的網友嗎
又或者是你也有特殊的感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與你聊天變成我最期待的事
有時後連上MSN,沒發現你的ID,總不免一陣失落
你是在加班,又或者是跟朋友出去玩,還是去跟另一個男人約會
我知道我只是網路上的陌生人
但我不想只當陌生人
本來想在交談中告訴你
我喜歡你
但是,不知怎的手指似乎有了自己的意志
就這麼幾個字卻怎麼也打不出來
只好另外寫了這封MAIL
希望這樣不會嚇到你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