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情書 (三)

窗外下雨了。
吧台上的咖啡壺水開了。
往上的水汽與往下的雨滴交織,讓窗外更顯迷濛。
多年之後又遇見你,原本以為不會再波動的心情卻彷彿眼前咖啡壺中的沸水般翻騰。

「你現在還過得好嗎?」「嗯,已經結婚了阿。」「過得幸福就好。」「剛煮好的咖啡喝一杯吧。」

水煙裊裊中,沉默蔓延。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的詩句倏忽躍上心頭。
今天的咖啡似乎有點苦,不過喝完苦味的咖啡,糖果就變得更甜了。

「雨停了,趁現在快回去吧。」
「知道你過得好,已經很高興了。」

如果,歷史是沒有如果的。第二杯咖啡苦味似乎淡了點。雲也變輕了,灑下一道陽光。
順手撕下便條紙,草草寫上「要幸福喔」,遞了出去。

「這是給你的最後一封情書。」

你的笑容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一樣的嘴角。陌生的是眼角的笑意。

沒有留言:

正所謂人言可畏

近來女作家自殺事件,引起一圈又一圈的迴響。 很多舊事件又被翻了出來討論,其中有一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引用2014年管仁健寫的文章 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裡面提到加害者的方姓商人是蔣家姻親前高公局長方恩緒的兒子,所以得出這個標題。 不過,這事件網路上還有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