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1日 星期五

凌晨被CALL

睡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又被CALL,可能是因為能體會單獨一個人在半夜面對問題是多大壓力。我雖然不喜歡被打擾,但是能理解。理解是一回事,被吵醒之後睡不著是另一回事。照說這種半夜會被吵醒的工作,白天進公司的時間是可以彈性,事實上大部分公司也確實是如此。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公司總是會無法取得平衡。我不喜歡這公司,這很明顯。真要我說出那裡有問題,我卻也沒辦法指出某個特定點。有人對我不好?也沒有。工作壓力很大?比起營運網站,現在也不算啥壓力。

有時我懷疑,我對工作的不滿是不是只是對生活不滿的轉移。對生活有啥不滿?我也不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與問題。我不算過得很好,也不算過得很糟。只是隨著時間,無力的感覺一點一低的增生。深夜思索會覺得,這不是我想要得生活。

曾經在我還是學生時看見草坪上的流浪狗,有感而發的說,狗狗真幸福可以躺在草地上悠哉的曬太陽。和我走在一起的朋友問到:我對未來的夢想。記得我的回答是,能有一個陽光充足的窗戶,可以悠閒地再窗邊喝咖啡看小說。沒想到我做到許多當年根本不會想到的事,但這小小夢想一直都沒實現。老家是所謂的「竹竿厝」,房間裡完全沒有對外窗,西晒的太陽更是會把人烤熟,搬出去是一直放在心裡卻無法實現的想法。

老爸過世之後,我想了很多很多,看世事的角度也有了極大的改變。原本的我態度像是旁觀者,現在才比較會把自我放進考慮之中。我喜歡與我不喜歡,這種小朋友都會表達的意思,對我卻是一個要重新學習的概念。而不幸的是,加入這種考慮之後才發現我並不喜歡我的生活,並不喜歡被人當做道具計算,也不喜歡將其他人當作道具算計。

沒有留言:

20170721的回憶錄

20170721是個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挑這天回憶一下... 時間回朔到20年前的19970721,那天正是我兵單上面報到的日子,這天早上9點鐘我就揹著簡單行李到舊板橋火車站去報到了。舊板橋火車站在這天的剛好兩年後被拆除(就是我退伍回來的時候,科科),網路上...